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生平简介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生平经历 >> 生平简介

  以马内利·史威登堡(Emanuel Swedenborg, 1688-1772,又译为“伊曼纽·史威登堡”)既沉浸于理性的物理世界又深入基督信仰。他生活在启蒙运动的巅峰时期,此时,知识分子拒绝宗教教条,赞同科学推理。他的神学反映了这种透过对物理世界的探究而去理解灵性世界的长期争战,最终,正如他自己所述,当他的灵性感官被打开、开始直接与天堂、地狱以及居间灵人界的居民交流后,这个争战得以解决。虽然他的神学巨著是基于亲身经历和异象,但对现代人来说难以置信,一如瑞公的同代人所为,他清醒地意识到人们接受他的报道是多么艰难。按照他早年的学者素养,他极富逻辑地呈现了他的理念,从日常生活中举例印证他所说那些话的真实性,请读者自己去判断。

早年生活

  1688年1月29日,以马内利·史威登堡出生于瑞典斯德哥尔摩,是家中次子,父亲吉斯珀(Jesper)是瑞典国立路德宗教会的牧师。史威登堡11岁就进入乌普萨拉(Uppsala)大学学习,他的父亲是那里的大学教授。数年后,其父吉斯珀离开大学成为斯卡拉(Skara)的主教,史威登堡留在乌普萨拉直到1709年完成学业。与当时富有的年轻瑞典人一样,他出国深造,第一站便是英格兰,世界的学术中心和海上霸主。在那里,他研究了皇家天文学家约翰·佛兰斯蒂德(John Flamsteed,1646–1719)的观测技术,并和著名人士牛顿公爵(Sir Isaac Newton,1643–1727)、天文学家爱德蒙·哈雷(Edmund Halley,1656–1742)一样畅游在知识界。史威登堡还师从一批学者、发明家和机械专家研究地质学、植物学、动物学和机械科学,后来在阿姆斯特丹和巴黎继续这些研究。

  五年多以后他返回瑞典,成为瑞典著名的发明家克里斯多夫·波海姆(Christopher Polhem,1661–1751)的助手,也因着这层关系被介绍给瑞典国王查尔斯十二世(1682–1718)。国王对史威登堡的才华印象深刻,安排他在国家矿业委员会任职。这是一个重要且享有声望的职位,因为矿业是当时瑞典经济很重要的一部分,它非常适合史威登堡,不仅因为家族与采矿业的关系,还因为这个职位给了他丰富的科学研究机会。1718年国王查尔斯十二世驾崩,他的妹妹乌尔利卡·伊利俄诺腊(Ulrika Eleonora,1688–1741)继位,1719年,她授予史威登堡家族贵族爵位,改姓氏Swedberg为Swedenborg,就是今日我们所知道的姓氏。

科学研究

   早年,史威登堡的才华精力都倾注在科学和技术事业上。他回到瑞典后即发行了一份名为《北地代达罗斯》(Daedalus Hyperboreus)的科学杂志,虽然该杂志旨在突出波海姆的成就,但也包括史威登堡自己的许多想法和发明,其中包括一个飞行器的计划。该杂志之后接着是化学和物理学书籍,以及第一本瑞典语代数书。

   史威登堡第一部专著名为《哲学和冶金学著作》,共三卷,于1734年印刷。此书以拉丁文写成并出版发行到国外,传播给国际读者。第二、三卷(一卷是关于铁的,另一卷是关于铜和黄铜的)因冶金技术资料而备受关注,与此同时,名为《自然的基本法则》的第一卷则奠定了史威登堡后来探究灵魂本性的哲学根基。

   随后,史威登堡出版了一系列解剖学方面的书。其中第一部是两卷本的《灵域动力学(Dynamics of the Soul’s Domain)》,于1740至1741年间出版。首卷论述了心脏和血液,次卷论述了大脑、神经系统和灵魂,史威登堡在此再一次探寻灵性世界和物质世界的关系。借鉴当时的科学家和哲学家的著作,史威登堡描述了一种精细微妙的灵质流体,这种流体渗入并维持存在于血液与脑脊液相互作用中的一切活物。生命起源于持续的能量,这能量遍及一切创造物,源头是神。因此,在史威登堡看来,自然界的一切生命都源于这个创造能量,没有神性的流注就会死亡。

   虽然《灵域动力学》一书畅销且好评如潮,但史威登堡自己并不满意,几乎立即开始着手撰写一系列后续书卷,涉及更深的解剖学研究,并出版了三卷本系列丛书《灵域(The Soul’s Domain)》,该书几易其稿,但这项工作因一次灵性危机而中断,此灵性危机标志着他异象生涯的开始

灵性危机

   从1743年开始一直到1744年间,史威登堡在夜里经历了一系列强烈的梦境和异象,这些他都记录在自己的日记中,其中有许多是围绕着一种灵性上的无价值感,一种他必须从罪中净化自己的感觉。在一个梦境中,有一人向他显现并且问他是否有健康证书。史威登堡将其诠释为基督在问他是否预备好承担一项属灵使命。在几个月后的另一个场景中,他正思考工作,就听见一个声音说:“勒住你的舌头,否则我将击打你!”史威登堡理解为这是对他在主日沉浸在世俗事务中的一个警告。

   从1745年4月开始,在白天完全清醒的状态下,他的灵视被打开,尽管它周围的确切情况仍很神秘,且存有争议,但从此他开始记录自己和灵界接触的经历。

   同时,史威登堡开始基于他通过异象所获得的新理解撰写《圣经》的内义。一开始,这对他来说显得很困难 ,他丢掉最初的草稿没有出版。1747年,他拒绝了晋升的机会,反而请求国王允许自己从矿业委员会卸职,以便能全身心投入到神学著述中。

神学著作

   1749年史威登堡出版了第一部神学著作《天国的奥秘》,第八卷也是最后一卷于1756年出版。他选择在伦敦出版,部分原因是回避瑞典严苛的反异端法,还因为他觉得伦敦具有全新看待《圣经》的最好知识氛围。

   《天国的奥秘》逐节讨论了《圣经》的内义,从《创世记》开始直到《出埃及记》。史威登堡写到:《圣经》不能取字义,事实上,如果真的取字义,有些部分毫无意义;但是,《圣经》中所写一切事物都有内在属灵含义,他称之为“对应”。散落在各注释章节之间的,是对诸信条的解读,这些解读是史威登堡神学的关键部分;还有物质世界和灵性世界之间的对应关系;天国与地狱的结构以及天使与魔鬼的生活;灵魂与肉体的相互作用以及信仰与仁爱的关联。

   史威登堡似乎打算就这样逐节诠释整部《圣经》,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于1758年回到伦敦出版了他的五本新书:《天国与地狱》,描述了来世及其居民的生活;《白马》,谈论《圣经》的内义;《其它星球》,描述了外星球上的生命,有的在太阳系内,有的在太阳系以外;《最后的审判》和《新耶路撒冷》。后两本书是史威登堡神学的独特之处,他写道,最后的审判并非标志着我们世界末了的未来事件,而是一个属灵事件,已渗透到天堂的恶灵被扔进地狱,使得地上和天国的居民能更清楚地接受灵性真理。他进一步声称自己在1757见证了此事,这一年开创了人类灵性的新纪元。在《新耶路撒冷》中,他列出了最后审判后新教会的总则。

   出版于1758年的这五部书,除了《最后的审判》外,内容均摘自《天国的奥秘》,有时只作了很少的修改。《天国的奥秘》是匿名出版的,最初的销量很少。将这部巨著分成数卷可能是试图使书里的内容更容易理解。

先知的故事

   1759年开始,一系列事件证实了史威登堡与灵界的互动,引起了国际上的关注。第一件事发生在1759年7月的瑞典城市哥德堡,当时史威登堡正出席一个宴会,其间,他突然变得焦躁起来,开始描述250英里外的斯德哥尔摩正发生的一场火灾,威胁到他家。2小时后,他报告说,大火在紧临他家三扇门的地方被扑灭了。直到两天后,信使才从斯德哥尔摩来到哥德堡,证实了史威登堡传达给他们的具体细节。

   1760年,去世不久的法国驻瑞典大使的遗孀收到了一张丈夫曾买过的非常昂贵的银器账单,她深信丈夫已经付过款,无奈找不到收据。在向史威登堡求助后,她作了一个梦,梦中她丈夫透露了放收据的地方,这个梦得到应验。

   1761年,史威登堡在皇宫觐见瑞典女王路易莎·乌尔利卡(1720-1782),她请史威登堡转达一个特别的问题给她已故的兄弟、普鲁士王子奥古斯都·威廉(Augustus Wilhelm,1722-1758)。三周后,史威登堡回到皇宫,私下将答复转给女王,女王闻听声称,只有她兄弟知道史威登堡刚才告诉她的事。

   这三件证据确凿的事件连同其它一些事,使史威登堡不仅成为瑞典国内的谈资,而且成为欧洲大陆的谈资。人们的关注促使史威登堡承认他就是写那些书的作者,但直到1768年《婚姻之爱》出版时他才署上自己的名字。

晚期著作

   上述事件之后的几年,史威登堡出版了数本更关键的神学著作:《圣爱与圣智》(Divine Love, 1763),《圣治》(Divine Providence, 1764),《破解启示录》(Revelation Unveiled,1766)和《婚姻之爱》(Marriage Love,1768)。《圣爱与圣智》和《圣治》虽然分别出版,但也可以作为同一主题的两个部分:前者涉及神的性质,祂本质上是爱与智慧,是一切生命的源头,这与史威登堡早期著作中关于物质世界的起源相呼应;《圣治》论述自由意志及罪恶与苦难的本质,描述了主导这个世界的灵性法则。

   《破解启示录》回归到他早期的著述风格,即逐节诠释《圣经》内义,这次查考的是《启示录》,逐节解释的格式和《天国的奥秘》差不多。这也是第一本包含史威登堡称之为“大事记”的书,里面描述了他与天使(angels)、魔鬼(devils)或灵人(spirits)的相遇,通常会阐明他想提出的神学观点。这些“大事记”一般添加在一章的结尾,通常与稍前所述内容没有明显关联,但他在两封私人信件中建议人们在移到正文前读读这些“大事记”。

   与书名相反,《婚姻之爱》这本书论述了两性情爱的方方面面,包括婚外两性关系。史威登堡认为婚姻之爱是男女之间最高级的联结形式。他写道,人类的男性特质和女性特质是互补的。在天国,我们的本性完全显现,真正和谐相容的男女相遇时会立刻彼此相识,最终在灵里合而为一,他们不一定是对方在世时的配偶。在世时婚姻不幸或没结婚的人进入天国后仍然可以找到真爱——这点或许对史威登堡个人意义重大,因他终身未娶。

指控为异端

   史威登堡的所有神学著作都是用拉丁文写的,并于瑞典境外、大多在伦敦和阿姆斯特丹出版。这无疑是深思熟虑的策略,以避免与瑞典严格的审查制度相冲突,这些审查禁止出版一切与国立路德宗教会的教导相悖的东西。虽然从未有直接针对史威登堡的调查,但他的两名追随者因在瑞典出版有关史威登堡理念的文章和书籍而于1769年被指控为异端,庭审期间,已出版的史威登堡的著作也受到质询。1770年皇家判决最终裁定:史威登堡的著作有教义上的错误,但还不是异端。史威登堡的书被禁了,那两位追随者也被迫失去教职。

   部分是为了回应当初的指控,史威登堡开始撰写《正信的基督教》(1771),系统讨论了他的神学观点,它们涉及基督教的很多方面,尤其涉及路德宗的信仰。在此过程中,他规划了新教会的路线图,他相信这个新教会将要来临。

   史威登堡本人表示他没有被尊为先知或成为新宗教运动发起人的想法。谈到“新教会”或“新耶路撒冷”时,他提到的是人类整体的宗教经验和实践的转变。纵观史威登堡的神学著作,他在不同的地方将人类的灵性历史描述为五个时代:自上古教会,也就是人类处在灵性初期,与神最为协调一致之时,到第四个时代,就是基督教,当时,人们具有圣言(圣经)形式的纯正教导,但这些教导因人们的曲解而逐渐败坏。在即将到来的第五个时代,一个全新的宗教将会出现,人们对属灵真理的理解将更加清晰、更为直接。

最后的日子

   《正信的基督教》是史威登堡出版的最后一本书。虽然正文在阿姆斯特丹印刷,但史威登堡还是到伦敦准备发行增补本,但他生前未能印刷出来。1771年12月仍在伦敦的史威登堡罹患中风,虽然部分恢复,但他似乎感觉自己在世时日无多。次年2月份,他回复一封邀请函,该邀请函提议在6个月后举行一个会议,他回应说,这不可能,因为他将在下个月29日死亡。正如他所言,史威登堡于1772年3月29日离世,享年84岁。

  关于我们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