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五个记事

发布时间:2023-02-02  阅读:675次
 

Five Memorable Relations

(1766年)

史威登堡

(一滴水译 2023年2月)

1.纯属世人的性质。出于想要认识纯属世人的心智的性质,于是我仰望天堂,向主提出这个请求。原因是,我听一个特别属世的人说,他能和那些被称为属灵的人,如天堂天使一样理性看待、理解并感知许多东西。他还补充说:“这两者不是有相似的推理能力吗?除了随意的观点外,还有什么不同?”然后,有一个撒旦突然从地狱上来。撒旦都是纯属世的,并能巧妙推理,但却是出于感官谬论来推理;所以他们视虚假为真理;因为一切虚假都来源于这些谬论。当这撒旦映入眼帘时,他首先出现的是一张明亮而鲜活的脸,后来出现的是死一般苍白的脸,最后是地狱般漆黑的脸。我问他的脸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变化,从天上得到的回答是:这就是那些纯属世之人心智的连续变化,因为脸是心智状态的表达。他们心智的至内在部分因是属地狱的,故以脸上的漆黑来代表;他们心智的中间部分则以死尸的苍白来代表,因为他们歪曲真理;但最外在部分以鲜活的亮白来代表,因为当他们处于外在时,也就是当他们与别人在一起时,就能思想、确认、理解并教导真理。他们具有这种能力,是因为理性是人性本身,或说人性的本质;人凭这理性而为人,有别于野兽。然而,对撒旦来说,理性仅在于外在,无一在内在,因为在内在掌权的,是假冒良善和歪曲教会真理的欲望;这种欲望流入他们的理性,给理性之光蒙上阴影,并以如此的幽暗遮蔽它,以至于他们只能看见虚假,而不是真理。

2.看完他的脸,我又观察他的眼睛,发现他的瞳孔闪烁着光芒,后来却变得浑浊,虹膜变成纯绿色,最后这瞳孔仿佛覆盖了涂层。结果,瞳孔中的整个晶状体看上去就像一个白点或白内障。看到这一切,我问他能否看见东西,他说:“我看得很清楚,事实上比以前更清楚了。”于是我问他:“你的眼睛得了黑蒙病,你怎能看见呢?或许你从里面骗人的昏昧之光看到了什么东西。”他回答说:“什么是骗人的昏昧之光。”于是,为叫他知道什么是骗人的昏昧之光,我问他:“你凭你的光是怎么想的?”他说:“我想我清楚地看到,野兽和人一样理性思考。”然后他又说,神是自然,自然是神;宗教是虚荣;此外,良善或邪恶无非是令人快乐的东西或令人不快乐的东西,以及其它类似事物。

3.当他发表这些声明时,我提出了一些纯正真理,他以前听说过这些真理,并且当处于外在时,也确认过它们。一听到这些真理,他的眼睛就向后或向内转,他认出它们,又把眼睛转回来,用一种覆盖瞳孔的涂层边缘吞掉这些真理,并把它们带入自己那骗人的昏昧之光中,然后称它们为虚假。但鉴于他以这种方式杀戮使得人成为人、天使成为天使的真理,在我看来,这一切似乎是污秽的,可以说是凶残致命的,所以我憎恶他的同在。于是我别过脸去,当我回头看时,发现他通过一个漩涡或鸿沟跌入地狱;由于他把他所站的地方弄得臭气熏天,所以我匆忙回家。事实上,在灵界,被撒旦歪曲的神性真理就像街上的秽物一样发臭。

4.人死后的第一个状态。当一个人死后进入灵界时(这通常发生在他咽气后的第三天),他觉得自己似乎如在世上那样活着,住在相似的房子、房间和卧室里,相似的穿着打扮,家里有相似的同伴。他若是一个国王或王子,则出现在相似的宫殿中;若是一个农夫,则出现在相似的小屋里;后者身处乡村,前者身处壮丽的环境。每个人死后都会遇到这种情况,这是为了使死亡看上去不像是死亡,而是生活的延续;并使得属世生活的最后一幕能成为属灵生活的第一幕,人从此处可以朝着他的目标前进,这目标可能在天堂,也可能在地狱。

5.刚刚去世的人之所以在一切事物中发现这种相似性,是因为他们的心智仍和在世时一样;并且由于心智不仅在头部,还遍布全身,所以人有一个相似的身体;事实上,身体是心智的器官,自头部一刻不停地运转。因此,心智就是这个人自己;但那时他不再是一个物质人,而是一个属灵人;由于他死后仍是那同一个人,所以照着他心智中的概念而呈现给他的东西类似于在世上他在家里所拥有的东西;但这一切仅持续几天。心智遍及全身,就是那死后活着的人自己,这一点从嘴巴的言语和身体的动作与心智的意愿和思维的同步性明显看出来。因为嘴巴会立刻说出心智的想法;身体会立刻执行心智的意愿。错误地认为人死后作为一个灵魂或心智活着,并且这灵魂或心智没有人形,而是一种像呼吸一样的蒸汽,或充满空气的气泡,是因为人们不知道心智构成整个身体的内在形式。

6.当新进入灵界的人处于第一个状态时,天使们会来到他们面前,向他们表示欢迎;一开始,天使非常乐于与他们交谈,因为天使知道,那时他们的想法和在世时没什么不同。因此,天使会问他们对死后的生活是怎么想的;对此,新来者会按他们以前的想法作出回答。有的说他们不知道,有的说他们是灵、气息,或以太形状,有的说他们是空气般透明的身体,有的说他们是飞行的幽灵,有的说他们在空气或以太中,有的说在水里,有的说在地中间;有的说,像天使一样的灵魂在群星当中;一些新来者则说,没有人死后还能活着。

7.听到这些话,天使们说:“欢迎你们。我们将向你们展示你们以前不知道或不相信的新东西,就是每个人死后都作为一个人活着,在一个和以前完全一样的身体中。”对此,新灵反驳说:“这是不可能的。他从哪里得到一个身体?他的身体不是与他的一切都死在坟墓里了吗?”对此,天使们笑着回答说:“我们会给你一个直观的演示。”他们说:“你们不是在完美形式中的人吗?看一看、摸一摸你们自己;然而,你们已经离开自然界。你们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是因为死后生活的第一个状态完全就像死前生活的最后状态。”听到这些话,新来者感到惊讶,并由衷欢呼:“感谢神,我们还活着,死亡没有毁灭我们!”我常听见新来者以这种方式被教导他们死后的生活,并看见他们因自己的复活而高兴。

8.时代的完结,世界的毁灭和教会的结束。我经常听见天使与新灵交谈,有一次谈论的是时代的完结和世界的毁灭。由于这些新灵对天堂和地狱,人死后的生活仍一无所知,并且只知道圣言的字义,所以他们作出的回答毫无道理,充满矛盾。他们说,他们把时代的完结理解为世界的毁灭;把那时主的降临理解为祂与众天使出现在云中;把最后的审判理解为对所有从坟墓复活后的死人进行宣判,或判为得救,或判为诅咒。听到这些话,天使们笑着问了两三次,他们是出于被信以为真理的内心信仰,还是出于历史信仰(历史信仰本身是从别人那里,或沉溺于想象中所获得的传统)来说这些话的。对此,新来者愤愤不平地反驳道:“你说沉溺于想象或纯粹的传统是什么意思!这些话难道不是圣言揭示的真理吗?它们必然来自内心的信仰。”对此,天使们温和地回答说:“你这样相信没什么害处,但以后你会被教导,事实并非如此。”

9.话音刚落,看似舌头的小火焰便从天上降到新来者的头上;他们因这些小火焰而充满一种渴望,想从理性知道他们信仰的源头。他们惊呼:“信仰不就是真理吗?在自己光中的真理不就在理解中吗?如果理解陷入黑暗,那么信仰不就是一个梦游者吗?如果这信仰从与属灵之光分离的属世之光得到确认,那么它就变成蝙蝠。”新来者当中有一位牧师,当他从同伴那里听到这些话时,愤怒地说:“信仰和理解有什么关系?”天使们回答说:“若不理解,信仰不就是盲目的信仰吗?”这时,小火焰突然从这牧师的头顶上落到了他的鞋子上,并在这里闪耀了一会儿。

10.此后,天使问新来者,对于时代的完结,他们有什么进一步的思考,并且仍在思想什么。他们回答说:“我们想到的是宇宙,就是天地的毁灭;因为我们读到,天地要废去;经上说它们要在烟雾中逝去。”然后天使问:“哪个天,哪个地?是自然界的天地,还是灵界的天地?这里也有天和地,就是天使所在的天和他们所住的地。”对此,新来者回答说:“这是什么!或许你在开玩笑!天使不就是灵吗?灵不就是一阵风吗?这风在哪里?不就飞行在大气层中,甚至升到众星那里吗?”天使回答说:“现在你们在灵界,还不知道你们不在自然界。在这里,天使所在的天堂在你们头上,魔鬼和撒旦所在的地狱在你们脚下。你们和我们所站的土壤不就是大地吗?用脚踩一下就知道了。”但由于这与他们的先入之见格格不入,所以他们大为惊讶。然而,他们因被他们头上的火焰启示,所以愿意听天使说话,也明白他们所说的真理。

11.天使接着问:“你们认为你们的世界怎样毁灭?”他们说:“通过火,对此,我们有许多观点和预言。我们当中有的认为火焰会从天上向四面八方抛撒在地上,就像落在亚伦的儿子们和以利亚的燔祭上一样;有的认为太阳之火会放出来,会爆发并点燃宇宙;有的认为地球中心的火会冲破它周围的地壳,向四面八方喷射,就像从埃特纳火山、维苏威火山和赫克拉火山喷射一样;有的认为一颗大彗星会进入地球大气层,并用它炽热的尾巴点燃它;有的认为宇宙不会因火而灭亡,而是像一座年代久远的房子一样坍塌,散成碎片;其他人则有其他想法。”天使们听到这话后彼此说:“哦,多么简单啊!这完全来自对灵界、天使及其天地的绝对无知;也来自对圣言内义或灵义的绝对无知!因此,与永生有关的一切都成了记忆的事,没有任何理性;若说理性起了什么作用,那么它也不在记忆之上,而是在记忆之下,因为在那里,出于谬论的确认伪造了理性之光。这一点由我们刚才所看到的来代表,就是小火焰从牧师头上落到他的鞋子上,并在那里闪耀。在我们看来,这就像是有人从头上摘下帽子,把它裹在脚底上,然后就这样行走。”

12.天使又说:“我们从天上被拣选来教导从自然界的各个国家而来的新来者,是因为所有从那里来到此处的人都对天堂,甚至对得救抱有愚蠢的信念。因此,除非这些愚蠢的观念通过教导被驱散,否则他们的理性官能将被关闭。理性官能因接受天堂之光而在记忆之上,并使人变得智慧;如果它被关闭,人类就会变成动物;唯一区别在于,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外在感官来思考,也可以只出于这种思维说话。

13.“因此,既然这教导的职责交给了我们,我们就会教导你们在圣言中,时代的完结是什么意思。”他们说:“时代的完结是指教会的完结,这完结也被称为荒凉和毁灭;当信之真理和仁之良善没有任何本质剩下,因此通往天堂的所有道路都被阻塞时,这种情况就会发生。”他们还说:“这种完结几乎在世上的任何地方都不明显,因为属于信的事物不是真理,而是虚假;属于仁的事物不是良善,仅仅是他们自己的爱的行为;当它们以口中的气息出来时,不会上升到天堂,而是一旦升上去,就会摇摇晃晃落回地面,就像浴水洒在肩膀上,或冬天的烂果从树上掉下来一样。

14.“在教会的这种完结或结束期间,所有讲台都会宣告,并且人们在每个敬拜的地方或每个圣所都会大声呼喊:‘这里是神的居所!这里是神的圣殿!这里是神的教会!这里是救赎!这里是福音之光!’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处在纯粹的黑暗之中,他们正在作这个时代的梦。这是因为他们视虚假为真理,视真理为虚假,也视邪恶为良善,视良善为邪恶。主在马太福音(24:37-39)和路加福音(17:26-37)中预言了这黑夜和这梦。”

15.“你们将不仅从理性,也从视觉获得证据,证明时代的完结就是教会的结束。那时你们必知道,教会的结束在地上将根本不被认识,尽管在天堂被充分认识。天堂和教会一起就像一座独栋的房子。教会是地基和下层建筑,天堂是上层建筑和房顶;居民之间的关系就像家庭成员与其仆人的关系。因此,当教会因其邪恶和虚假而从下面滑落时,除了墙壁之外,这座房子就无法保持在一起,内部与天堂天使的联系被切断,上下楼梯也被拆除。那时,为使这座房子不至于完全倒塌,主回到这个世界,建立一个新教会,并通过新教会修复这房子,支撑起天堂。不过,如果我们向主祷告,从这里出去走走,你们会更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16.灵界太阳和主驾云降临。他们走的时候,先转向东方,在那里看见太阳以自己的力量照射;当他们在阳光的直射之下时,新灵问天使,这太阳是不是他们在世上所看到的那个太阳,因为它在我们上方的高度和大小都是一样的;并且它也发红和炽热,以同样的方式发出热和光;如果这是同一个太阳,我们不是在自然界吗?自然若不是起源于它自己的太阳,又起源于何处呢?”但天使说:“这太阳不是自然界的太阳,而是灵界的太阳。我们的宇宙就来源于这个太阳;天使和灵人都靠它的光和热活着;我们和他们都从它的光中获得理解力和智慧;从它的热中获得意愿和爱。这太阳的本质是纯粹的爱,作为天地之神并与父为一的主耶稣基督就在它中间。

17.“最近地从祂发出并围绕祂的神性之爱显为一轮太阳;因此,祂通过这太阳发出的光和热而从两个世界的这一头到那一头拥有全在,全知和全能。而产生自然界的太阳是纯粹的火;这太阳的光和热里面毫无智慧和爱,因而毫无生命;但它仍对生命,也就是智慧和爱有用,为了包裹物和衣服而将物质赋予这些生命的形式,可以说给它们提供时间和空间;然而,它们并没有时间和空间;相反,爱和智慧只影响那些在时间和空间中的人。这种情况照着他们的接受能力而发生,这取决于他们对变得智慧的情感和他们与智慧保持一致的生活。”听到这些话,新来者欢欣跳跃,说:“我们感觉自己的心在欢喜跳跃,是以前从未感觉到的。”天使回答说:“你们的这种感觉来自从我们的太阳发出的属天和属灵之爱及其快乐。”

18.说完这些话,太阳底下突然出现一片亮云,这云没有减弱它的光,而是让这光透射出去;仿佛拿着号角的天使出现在这片亮云中,他们周围是祭坛和桌子,桌子上放着成堆的半打开的书;主出现在这云上方,从太阳那里与天使说话。然后,有露水从云中滴落,向周围散开,凝结成吗哪。天使拾起一些来,给他们的同伴吃了。一刻钟之后,只见一阵雨从云中降落,天使称之为晨雨;当它降落时,便将吗哪溶解成它原先的露水。这形成了甘甜的水滴。吗哪很快就完全融化,流到地面上,并渗透到地里。这时,就听见住在这地面之下的人快乐地呼喊:“看哪,出来吧!准备好了!雨滴,天上的福水正在降下,洒在我们身上。”正是融化的吗哪滴落在他们身上。

19.此后,天使就他们所听见和看见的教导新来者说:“你们所看见的一切简要展示了主的降临和那时将要发生的事件。从太阳那里出现在云上方的神就是主我们的救主。祂下面的亮云是天使天堂,在那里,神性真理出现在自己的光中。主在那里与天使的对话是灵感。在他们手上和嘴上所看到的号角不是号角,而是他们因灵感而彼此交谈的代表。从云中落到地上并凝结成吗哪的露水代表他们言语中的思维的天堂情感。将吗哪,就是那天上的食物溶解成它原先的露水,好叫它被地吸收,并滴到住在下面的人身上的那场雨,代表来自圣言的神性真理在世人那里的流注,他们出来并在灵里和内心接受它。桌子和上面成堆的书不是桌子,也不是书,而是心智的意图和由此而来的行为之代表,信者和不信者将照这意图和行为而受审判。天使出现在其中的亮云代表在他们当中的主的神性真理,因为从天使发出的来自真理的思维和来自良善的情感的气场处处显为云。”

20.新灵听到这话便问:“你什么说我们看到的东西代表,而不说它们就是呢?”天使回答说:“因为在这个世界,映入眼帘的每一个事物都是一种对应或代表。这些对应或代表包含真理在里面,并由此表示它们。所以属灵事物在这里以类似属世事物的形式来呈现。属于我们世界的属灵事物在圣言中被描述,就如同它们在此显现的那样。因为圣言是通过对应写成的,以便它同时为天使和世人服务。这些事物首先呈现给你们的视觉,并被看见,是为了叫你们知道当如何理解主的降临。”

21.行毁坏可憎的。在此之后,天使向主祷告,然后把新来者从东方带到南方,又从南方带到西方;他们说:“你们将在这里看见主通过但以理所预言的行毁坏可憎的(马太福音24:15)。”这时,天使把一片乌云指给他们看;这乌云从东方边界一直延伸到南方尽头,使南方和北方两边都变得极其黑暗。一看到这云,新灵都吓坏了。他们问:“这大片乌云和黑暗是什么,是从哪里来的?”天使回答说:“他们是撒旦灵;这些撒旦灵聚集成群,通过巫术、滥用对应和幻想可以说为自己形成天堂,他们占领小山,在上面建造高地和塔楼,就像在示拿地的山谷所做的那样(创世记11:1-9),以便他们可以为自己修筑一条通往天使所在的天堂的道路,目的是把他们推下去。他们因在这地之上的高处,所以看上去就像在天空之中,这片广阔的区域就显为一片云。”天使说:“你们举目远眺。”于是,他们便看见众多灵人,听到那里传来的不堪入耳的呼喊声,夹杂着淫秽,听上去就像妓院里的醉酒狂欢者的声音。天使说:“这些是启示录(12和13章)中的龙和他的两个兽所表示的人。那些是坐在多水和朱红色兽上的淫妇(启示录17章)所表示的人。他们都来自基督教界。”

22.新灵问:“这些东西怎能被称为行毁坏可憎的?”天使回答说:“他们都在信仰上陷入虚假,在生活上陷入邪恶。他们心智的内层是属地狱的,而外层通过道德伪装看上去是属天堂的。事实上,他们是阿谀奉承的人和假冒为善者。正因他们在天使所在的天堂和世人所在的大地中间,所以神性真理无法从主经过天堂传到地上的世人那里,除非它先被这些人接受,被接受就是被颠倒和歪曲,就像光照到乌云上,太阳的热落在沼泽里。”

23.这时,新灵的眼睛突然被打开了,他们看见冰雹夹杂着火从那云中降落;又看见它在地上变成一种粘稠物质,这粘稠物质里有虫子。再往北,他们可以说看见毛虫(译注:一种蝗虫)和蝗虫从云中下来,吃光了地上的青草;又见老鹰,以及夜鸟从沙漠中飞出来,它们吞吃虫子,舔食粘稠物质就像舔水一样。他们对这些景象感到惊讶,并恳求天使们解释一下。天使告诉他们说:“这就是那在地上行毁坏可憎的。冰雹表示被歪曲的真理;它夹杂的火表示生活的邪恶;地上的粘稠物质表示邪恶的连贯性;虫子表示来自它们的生活;毛虫和蝗虫表示信之虚假;鸟表示地上那些只吃从灵界降下来的食物之人;老鹰表示推理和确认。

24.“因此,你们必须知道,约翰所看见的那已经过去的先前的天和先前的地(启示录21:1)只表示那些阴森的广阔区域,龙和巴比伦在那里建造他们的住所,并称之为天堂。只要这些广阔区域继续存在,世人与天使天堂的联系就会被切断,因此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与主的联系也会被切断。当这种联系被切断时,圣言的一切真理和良善都会被歪曲和掺假。我们中间那行毁坏可憎的就是如此显现的;但对地上的居民来说,它不通过任何迹象来显现。因此,他们会诱发对虚假的信仰,并通过来自属世人的确认用骗人的昏昧之光围绕这信仰,虚假由于这光而被视为真理。”

上一篇:新教会的邀请(1-25)

下一篇:迦得与亚设

  栏目导航  
最后的审判(遗作)(22)
最后的审判(遗作)(21)
最后的审判(遗作)(20)
新耶路撒冷及其属天教义(十八)
新耶路撒冷及其属天教义(十八)
最后的审判(遗作)(19)
关于爱自己和相爱
《新耶路撒冷教义》全文下载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主篇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信仰篇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经篇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生活篇
《最后的审判》目录
《最后的审判》全文下载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