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五十八、凡在地狱里的人都陷入源于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的邪恶和由此而来的虚假(558a—565)

发布时间:2020-10-06  阅读:810次

  

558a.此外,人越处于天堂之爱(这爱在于喜爱功用和良善,当为了教会、国家、人类社会和同胞而提供它们时,会发自内心感到快乐),就越被主引导,因为这爱是有主在其中并来自主的爱。相反,人越陷入自我之爱(这爱在于为自己的缘故发挥功用、提供良善),就越被自己引导;人越被自己引导,就越不被主引导。由此可知,人越爱自己,就越远离神性,因而越远离天堂。被人的自我引导,就是被人自己的东西引导;而人自己的东西无非是邪恶。因为人与生俱来的邪恶就在于爱自己胜过神,爱世界胜过天堂。每当人在他所行的良善中专注于自己的时候,他就专注于自己、远离良善;而非专注于良善、远离自己;于是他在其良善中表现出自己的形像,而非神性的形像;这一事实也通过经历向我证明了。有些恶灵的居所在北方和南方之间的中部地区,就在天堂的下面;他们特别擅长引诱正直的灵人陷入自我形像,因而陷入各种邪恶。他们通过引诱正直灵人思想自己,或公开通过赞扬的话和恭敬,或暗中将其注意力转向自己而如此行。他们越能得逞,就越将正直灵人的脸转离天堂,也越模糊他们的理解力,把邪恶从他们自己的东西中召唤出来。

注:人通过遗传从父母那里所得的自我形像无非是稠密的邪恶(210, 215, 731, 876, 987, 1047, 2307, 2308, 3518, 3701, 3812, 8480, 8550, 10283, 10284, 10286, 10731节)。人的自我中心就在于爱自己胜过神,爱世界胜过天堂;当为了自己,也就是人自己的自我时,与自己相比,视其邻舍如无物;因此,它就是爱自己,是对自己和世界的爱(694, 731, 4317, 5660节)。当自我之爱和尘世之爱占据主导地位时,一切邪恶便从这些爱流出(1307, 1308, 1321, 1594, 1691, 3413, 7255, 7376, 7488, 7489, 8318, 9335, 9348, 10038, 10742节)。这些邪恶就是蔑视他人、敌视、仇恨、报复、残忍和欺骗(6667, 7370, 7374, 9348, 10038, 10742节)。一切虚假皆从这些邪恶流出(1047, 10283, 10284, 10286节)。

558b.自我之爱是对邻之爱的对立面,这一点从二者的起源和本质可以看出来。陷入自我之爱的人对邻人的爱始于自我,因为他声称,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的邻舍;这爱从他,如同从中心发出,直达所有与他构成一体的人,并随着他们凭爱与他结合的程度削弱而递减。所有圈子之外的人都被他视为一文不值,而那些反对圈子成员及其邪恶的人则被他视为仇敌,无论这些人的秉性如何,无论他们是否智慧、正直、诚实或公正。但对邻舍的属灵之爱却始于主,从祂,如同从中心发出,直达所有凭爱和信与祂结合的人,并照其爱和信的品质发出。由此可以看出,始于人的对邻之爱就是始于主的对邻之爱的对立面。前者从邪恶发出,因为它从人自己的东西发出;而后者从良善发出,因为它从主发出,而主是良善本身。由此还可以看出,从人及其自我形像发出的对邻之爱是属肉体的;而从主发出的对邻之爱是属天堂的。一言以蔽之,当人沉迷于自我之爱时,这爱便构成头,天堂之爱却构成脚,他则站在天堂之爱上面。如果这爱不服侍他,他就把它踩在脚下。这就是被投入地狱的人看上去仿佛头向下朝向地狱,脚向上朝向天堂的原因(参看548节)。

注:人若不知道何为对邻之爱,会以为人人都是邻舍,要向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行善(6704节)。他们还相信人人都是自己的邻舍,因而对邻之爱始于自我(6933节)。爱自己胜过一切,因而被自我之爱掌管的人也使得对邻之爱始于自己(6710节)。解释了每个人成为自己邻舍的方式(6933-6938节)。然而,那些系基督徒并爱神胜过一切的人使得对邻之爱始于主,因为当爱主胜过一切(6706, 6711, 6819, 6824节)。邻舍的不同种类和来自主的良善的不同种类一样多,要照着各人状态的品质以不同的方式向各人行善,这是基督徒的谨慎问题(6707, 6709, 6711, 6818节)。这种不同数不胜数;因此,知道何谓邻舍的古人将仁爱行为分门别类,并赋予它们不同的名称,由此知道每个人在哪方面是一个邻舍,当以哪种方式谨慎地向每个人行善(2417, 6628, 6705, 7259-7262节)。古代教会的教义是对邻之仁的教义,这是他们智慧的源头(2417, 2385, 3419, 3420, 4844, 6628节)。

559.自我之爱具有这样的性质:越松开它的缰绳,也就是越除去外在约束,即对法律及其处罚,以及丧失名声、尊敬、利益、地位和生命的畏惧,它就越向前狂奔,直到最终不仅想统治整个世界,还想统治整个天堂,甚至想统治主自己,无有止境。这种倾向就潜在于每一个陷入自我之爱的人里面,尽管它并未在世人面前表现出来;在世上,它因上述约束而被拦阻。然而,从那些不受制于这类约束和束缚的当权者和国王身上,谁都不难看出这一点。他们向前狂奔,极尽所能地征服众多领土和国家,追求无尽的权力和荣耀。今日的巴比伦更为显著,他们将自己的统治伸向天堂,将主的一切神性大能转到自己这里,甚至渴望更多。这种人死后进入来世,便与神性并天堂直接对立,倒向地狱那一边;这一点可见于《最后的审判和巴比伦的毁灭》这本小册子。

560.你若想象一下由这类人组成的社群,他们都唯独爱自己,毫不关心他人,除非他们与自己构成一体,就会发现他们的爱与盗贼彼此间的爱没什么两样。联合行动时,他们互相拥抱,称朋道友;一旦停止合作,一旦有人抗拒他们的控制,他们便彼此攻击、互相残杀。当探究其内层或心智时,就会发现,他们对彼此充满刻骨的仇恨,从心里嘲笑公义和诚实,甚至嘲笑神性,并弃之如敝履;这一点从他们在地狱的社群看得更清楚,我们将在下文描述这些社群。

561.那些爱自己胜过一切的人,其思维和情感的内层便转向自己和世界,因而背离主和天堂。因此,他们沉迷于各种邪恶,神性无法流入。因为神性一流入,就立刻淹没于自我的思维,被玷污,并与他们的自我中心所产生的邪恶混在一起。正因如此,这种人在来世都背对主向后看,注视那里取代尘世太阳,并与天堂太阳,就是主直接对立的幽暗(参看123节)。幽暗表示邪恶,尘世太阳表示自我之爱。

注:尘世太阳表示自我之爱(2441节)。就这层意义而言,“拜日头”(申命记4:19;17:3)表示敬拜那些对抗天堂之爱和主的事物(2441, 10584节)。“发热的日头”(出埃及记16:21)表示增长的恶欲(8487节)。

562.从广义上说,那些陷入自我之爱的人,其邪恶就是蔑视他人,嫉妒,仇视所有不支持他们的人和随之的敌意;各种仇恨,以及报复、诡诈、欺骗、无情和残忍。在宗教问题上,他们不仅藐视神性和神性事物,也就是教会的真理和良善,还向它们发怒。当人变成灵时,这种怒气就转变成仇恨。那时,他不仅无法忍受听闻上述真理和良善,甚至对所有承认并敬拜神性的人充满仇恨。我曾与一个灵人交谈过,他在世时大有权势,却过于爱自己。仅仅听见有人提及神性,尤其提及主,他就怒火中烧,想要杀人。当他爱的缰绳被松开时,他甚至想成为魔鬼本身,以满足他的爱,不断攻击天堂。当许多天主教徒在来世意识到主拥有一切权柄,自己却毫无权柄时,他们便感受到这种欲望。

563.我在朝南的西部地区看到一些灵人,他们说,他们在世时曾身居要职,所以应比其他人更受尊敬,并统治其他人。天使检查了他们的内层性质,发现他们在尘世的职位中只关注自己,不关注功用;这意味着他们将自己置于功用之前。他们急切渴望,并再三要求管理别人,于是被允许加入那些正在讨论重大事务之人的小组。但你会发现,他们并不能思想正在讨论的真正议题,看问题也没有任何深度,也不能谈论事物的功用,只能谈论他们自己的自我形像。其行为的动机是迎合自己的欲望;所以他们被免职,离开到别的地方谋职。于是他们继续往西走,时不时被接纳;但每每被告知,他们只想着自己,根本不思想手头的事务,除非涉及他们自己。因此,他们都很愚蠢,就像纯感官肉体灵。无论走到哪里,他们总是被人弃绝。一段时间后,只见他们陷入赤贫,正乞求施舍。由此清楚看出,那些陷入自我之爱的人在世时出于这爱之火说起话来无论如何智慧,都只是凭记忆,而非任何理性之光来说的。故在来世,当他们不再被允许检索属世记忆时,就变得比其他人还要愚蠢,因为他们与神性隔绝了。

564.掌权的方式有两种,一种出于对邻之爱,一种出于自我之爱。就其本质而言,这两种权力截然对立。出于对邻之爱掌权的人向所有人意愿良善,所爱的无非是功用,也就是服务他人;服务他人意味着向他人意愿良善,发挥功用,无论向教会,还是向国家、社会和同胞。这就是他们的爱和内心的快乐。此外,这种人越被提到高位,就越快乐;但这快乐不是由于荣耀,而是由于他们此时在更高层次上所能发挥的更丰富的功用;这种权力存在于天堂。

相反,出于自我之爱掌权的人除了自己外,不向任何人意愿良善;他发挥功用都是为了他自己的声望和荣耀,在他看来,只有这些才是功用。他服务他人的目的是为了自己能被服侍、尊敬,并获许掌权。他追求高位不是为了他为自己的国家和教会当行的良善,而是为了获得声望和荣耀,由此获得内心的快乐。

此外,对权力的这种爱在人死后仍继续与他同在。然而,那些出于对邻之爱掌权的人在天堂被赋予权柄。事实上,那时掌权的不是他们,而是他们所发挥的功用;功用掌权,就是主掌权。而那些在世时出于自我之爱掌权的人则下入地狱,在那里成为卑贱的奴隶。我曾看见那些在世时大有权势,却出于自我之爱实施统治的人被丢在最悲惨的人当中,其中一些人住在屋外的厕所中。

565.至于尘世之爱,它反对天堂之爱的强烈程度不如自我之爱,因为它里面没有隐藏那么多的邪恶。尘世之爱在于想千方百计地将他人的财富转到自己那里,把心思放在财富上,允许世界吸引他,将他引离属灵之爱,也就是对邻之爱,进而引离天堂和神性。这爱具有多种表现形式。有人爱财是为了获得升迁,而这仅仅因为他们喜欢升迁。有人是为了财富而喜欢升迁和高位。有人爱财是为了财富所提供的种种世间快乐。有人爱财纯粹是为了财富本身,这就是贪婪,诸如此类。求财的目的被称为财富的功用;目的或功用赋予爱以品质;因为爱的品质取决于所关注的目的;其它一切事物都作为手段而服务于它。

上一篇:五十七、主不将任何人投入地狱;而是灵人自己如此行(545—550)

下一篇:五十九、何为地狱之火和咬牙切齿(566—575)

  栏目导航  
最后的审判(遗作)(22)
最后的审判(遗作)(21)
最后的审判(遗作)(20)
新耶路撒冷及其属天教义(十八)
新耶路撒冷及其属天教义(十八)
最后的审判(遗作)(19)
关于爱自己和相爱
《新耶路撒冷教义》全文下载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主篇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信仰篇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经篇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生活篇
《最后的审判》目录
《最后的审判》全文下载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