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VII.凡仰望主,并避恶如罪的人,若诚实、公正、忠诚地做自己职务或职业的工作,都会成为一种仁爱的形式

发布时间:2023-10-18  阅读:201次
 

158.这一点作为一个结果从前一条法则可以推知,即:一个人出生是为了他可以成为仁爱;他不可能成为仁爱,除非他持续不断地出于情感和快乐行功用之良善。因此,当一个人出于情感及其快乐诚实、公正、忠诚地做属于自己职务或职业的工作时,他就不断处于不仅对社区或公众,还对个人和普通公民的功用之良善。但他无法做到这一点,除非他仰望主,并避恶如罪;因为如前所示,仰望主并避恶如罪是仁爱的第一件事(8节);仁爱的第二件事就是行善。此外,他所行的良善是功用之良善;他每天都在行这良善,没有行的时候,就想着行它。有一种内层情感从内心深处保留并渴望它。正因如此,他从早到晚,年复一年,从幼年时期直到生命结束一直处于功用之良善。否则,他无法成为一种(仁爱的)形式,也就是一个仁爱的容器。

159.现在论述的主题是牧师、长官和他手下的官员、法官、军队指挥官和他手下的军官、普通士兵、商人、工人、农民、船长和水手,以及仆人的仁爱。

160.(1)牧师的仁爱。他若仰望主,避恶如罪,诚实、公正、忠诚地履行他所负责的事奉工作,就是在不断行功用之良善,并成为形式上的仁爱。当对灵魂的救赎深深感动他时,他就是在诚实、公正、忠诚地行功用之良善,或事奉的工作。他越如此感动,就越被真理感动,因为他通过真理把灵魂引到天堂;当他把灵魂引到主那里时,就通过真理把他们引到了天堂。那时,他的爱孜孜不倦地从圣言教导真理,因为当他从圣言教导真理时,就是在从主教导它们。事实上,主不仅是“圣言”(约翰福音1:1-2, 14),还是“道路,真理和生命”(约翰福音14:6),又是“门”。因此,从主如同从“门”进入羊圈的牧师是好牧人。不从主如同从“门”进入的牧师是坏牧人,被称为贼和强盗(约翰福音10:1-9)。

161.(2)长官的仁爱。长官是指国家、共和国或联合体、省、市和团体中的最高官员,他们在民事事务上对它们拥有管辖权。他们当中的每个人若在其本位仰望主,避恶如罪,诚实、公正、忠诚地履行他崇高职位的工作,就是在对社会和社会中的个体不断行功用之良善,并成为形式上的仁爱。当对国民或公民的利益的情感影响他时,他就会如此行;当他被如此影响时,就与那些又智慧又敬畏神的人一样,被感动去建立有用的法律,确保它们得到遵守,尤其生活在这些法律之下;还任命他手下又聪明同时又仁慈的官员管理百姓;公平和公义必在他的监督之下通过他们掌权,并不断产生社会利益。在为他人服务者的顺序中,他把自己视为最高,因而视为头,因为头出于爱和智慧本身引导其身体的一切事物,唯独主是爱和智慧本身;他也将作为一个仆人被主引导。

162.(3)他们手下官员的仁爱。长官手下的官员是指那些被长官任命管理百姓,去履行各种必要和有用的职能之人。他们当中的每个人若仰望主,避恶如罪,诚实、公正、忠诚地履行他的职责,就会成为形式上的仁爱,因为他在执行公务时,也在不执行公务时,都在不断行功用之良善;事实上,那时对行这善的一种情感会在他的心智中得以建立,而对行功用之良善的情感就是它生命中的仁爱。感动他的,是功用,而不是荣誉,除非这荣誉是为了功用。每个官员下面的较小总体良善根据他的职能范围而从属于较大和最大的总体良善,也就是国家和共和国或联合体的良善。一个仁爱的官员当诚实、公正、忠诚地做他的工作时,就是在考虑较小的总体良善,也就是他领域的良善,从而考虑较大和最大的良善。在其它方面,官员和他所代表的长官是一样的;只有更大和更小,更宽和更窄,扩展到总体的功用和扩展到具体的功用之间的区别;而且,作为仆人的这一方依赖于那一方。

163.(4)法官的仁爱。他们若仰望主,避恶如罪,并作出公正的判决,就会成为形式上的仁爱;因为他们对社会和社会中的个体,因而对邻舍行功用之良善。他们在审判时和不审判时,都在不断行这些良善;因为他们公正地思考,也公正地说话、公正地做事。事实上,公正属于他们的情感;它就是灵义上的邻舍。这样一个法官从公正,同时从公平的角度来审判所有案件;因为它们是不可分离的。然后,他依法进行审判,因为一切法律都以这两者为目的;因此,当一个狡猾的人试图扭曲法律的意思时,他就结束了诉讼。在作出判决时,他认为忽视友谊、贿赂、关系、权威或任何利益是一种罪,而不是每个按照法律生活的人都应该受到保护是一种罪;当宣布一个公正判决,他认为这是一种罪,并且公正不占据第一位,而是占据第二位。一个公正法官的一切判决都属于仁爱,甚至在他对犯罪的恶人处以罚款或实施处罚时也属于仁爱;因为他以这种方式管教他们,防止他们向无辜者,也就是邻舍行恶。他的确就像一个父亲,父亲若爱他的孩子,就会在他们做坏事时严厉斥责他们。

164.(5)军队指挥官的仁爱。军队指挥官是指军队的最高官员,无论他是国王还是大公,或一个从他们那里获得权力的建制指挥官。他若仰望主,避恶如罪,并在他的将军职能和指挥作战的事务上诚实、公正、忠诚地行事,就是在行功用之良善,也就是仁之良善。他因不断沉思它们,投入并实施它们而成为仁爱。他若是国王或大公,就不喜欢战争,而是热爱和平;甚至在战争中也始终热爱和平。他不会发动战争,除非是为了保护他的国家;因此,他不是侵略者,而是防御者。但后来,当战争开始时,如果侵略就是防御,他也就成了侵略者。在作战时,除非他生来就具有另一种本性,否则他是勇敢而积极的;作战之后,他是温和而仁慈的。在作战时,他愿意成为一头狮子;但作战之后,他愿意成为一只羔羊。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不是因推翻敌人和胜利的荣誉,而是因拯救他的国家和人民免受敌人的侵略,避免敌人将造成的破坏和毁灭而欢呼雀跃。他行事谨慎,忠诚地照顾他的军队,就像一个家庭的父亲照顾他的孩子和仆人一样;并照着他们每个人诚实而勇敢地履行自己的职责而爱他们每个人;以及许多类似的事。狡猾在他那里不是狡猾,而是谨慎。

165.(6)军队指挥官手下的军官的仁爱。他们当中的每个人若仰望主,避恶如罪,诚实、公正、忠诚地履行他的职责,就会成为仁爱,也就是一位天堂天使。因为他们以这种方式不断行属于仁爱的功用之良善;事实上,他们的心智就在这些良善里面;当心智不断处于功用之良善时,它就变成一种仁爱的形式。他的国家就是他那属灵概念上的邻舍,他保卫国家安全,使国家免遭侵略和毁灭。他不会因不应得到的东西而兴奋,也不会因应得到的东西而得意。他认为后者,即应得到的东西是应该做的,或说是他的职责;这使他在灵里满足,而不是自命不凡。在战争中,他爱自己手下的士兵,是根据他们的英勇、诚实和服从来爱的;他为他们着想,渴望他们的利益如同渴望自己的利益;因为他们是向他功用的荣耀献上的祭品。事实上,军官有功用的荣耀和军衔的荣耀;仁爱的士兵拥有功用的荣耀,没有军衔的荣耀。他身上的其它事与上述属于军队指挥官的事很相似,因为他代表指挥官;唯一不同的是他的指挥范围。我在一个更高的天堂看见过这样的军官,也在地狱看见过不是这样的军官。

166.(7)普通士兵的仁爱。他若仰望主,避恶如罪,诚实、公正、忠诚地履行他的职责,也会成为仁爱,因为在这方面,人是没有区别的。他反对不义的掠夺,憎恶不正当的流血。在战场上,这是另一回事:在战场上,他不反对流血;因为那时他不会将它,而是将敌人视为一个渴望他鲜血的敌人。当他听到鼓声叫他停止杀戮时,他的怒火就停止了。胜利后,他照着俘虏的良善品质而视俘虏为邻舍。战前,他向主提升心智,将自己的生命交在祂手里;如此行之后,他让自己的心智从高处降到身体里,并变得勇敢;当时他没有意识到的主的思维仍存于他的脑海,超越了他的勇敢。然后,他若死了,就死在主里面;若活着,就活在主里面。

167.(8)商人或生意人的仁爱。他若仰望主,避恶如罪,诚实、公正、忠诚地做生意或进行交易,就会成为仁爱。他可以说出于自己的谨慎行事,然而却信靠圣治。因此,他不会因不幸而沮丧,也不会因成功而得意。他会考虑明天,却又不考虑明天。他考虑明天要做什么,该怎么做,然而又不考虑明天,因为他把未来归于圣治,而不是归于他自己的谨慎。他甚至把自己的谨慎也归于圣治。他把交易作为他职业的主要部分来热爱,把金钱作为交易的工具来热爱,不像大多数犹太人那样把钱作为主要的东西,把交易作为工具。因此,他热爱他的工作,这工作本身就是功用之良善;他不会热爱手段胜过工作。诚然,他没有区分这两者;但当他仰望主,避恶如罪时,就做出这样的区分了。他避开贪婪,因为贪婪是一种邪恶,是许多邪恶的根。当他爱自己的良善时,就是在爱总体良善,因为这总体良善就隐藏在他的良善里面,如同土下面的树根,而树就从这树根长出来,然后开花、结果。并不是说他从自己的东西中给予总体良善更多,超出了应得的东西;事实上,公众利益也是他同胞的利益,前者从后者存在;他出于仁爱(他是这仁爱的一个形式)爱自己的同胞。没有人能知道自己里面的仁爱的秘密,因为他看不到它们;但主能看到。

168.(9)工人的仁爱。工人是指各种各样的劳动者和工匠。他们若仰望主,避恶如罪,诚实、公正、忠诚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各自就会照着他热爱工作并勤奋工作的程度而成为仁爱的形式。因为他们的工作就是为邻舍提供各种必需品和公用设施的功用之良善,如食物、衣服、住所、保护、保存和享受,以及其它许多事物;它们对共和国或联合体也有好处。每个工人只要出于对工作和劳动的热爱而把心思放在工作和劳动上,就对工作和劳动的情感和思维而言,都处于其中;他越处于其中,就越不思想和喜欢虚荣,后来就越被主引导思想和喜欢良善,还被引导思想和喜欢达到良善的手段,也就是真理。而一个无意从事任何工作的人则不然。凡仰望主,避恶如罪的人都避免懒惰,因为懒惰是魔鬼的靠枕;他避开不诚实和欺诈,避开奢侈和放纵。他勤奋、诚实、冷静,满足于自己那一份,为邻舍工作如同为自己工作,因为在做自己工作的过程中,他在同等程度上爱自己和邻舍。

169.(10)农民的仁爱。农民或农夫和葡萄园主若仰望主,避恶如罪,诚实、公正、忠诚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其灵而言,就会成为仁爱;死后变成灵人时,他们就处于仁爱的形式;这形式是人的形式,所有人死后都处于人的形式。像这样的农民清晨早早起来安排自己的工作,把精力都用在劳动上,不知疲倦地工作,并乐在其中。完成工作后,他们节俭、持重、警觉。他们在家里与家人在一起公正合理地行事;在外面与其他人在一起,则真诚行事。他们视公义的民法,如十诫中的民法为神性,并遵守它们。他们因其出产而爱自己的田地和葡萄园,爱它们的果实,因为它们是祝福;他们为此感谢主,从而不断仰望主。

170.(11)船长的仁爱。船长,无论托管船只和其中商品的,还是拥有船只的,若仰望主,避恶如罪,诚实、公正、忠诚地经营好自己的业务,也会成为仁爱。他们的职业是一种比其它许多职业更大的功用之良善,因为通过它才会实现交流,可以说实现全世界与世界各地,并世界各地与全世界的结合。当他们利用自己的知识谨慎行事时,当他们保持警惕和清醒,勤奋地履行职责,确保航行取得成功,不鲁莽地将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遇到意外危险不丧失希望,安全到达后赞美和感谢主时,当他们公正、真诚地对待他们的水手,忠诚地对待他们的船主,公正地对待他们的船只所到的外国人时,这份重要工作就会成为一种功用之良善,也就是他们的仁之良善。他们与海盗毫无关系,满足于自己的报酬和报酬之外的合法收益。那些成为仁爱,仰望主,避恶如罪,诚实、公正、忠诚地履行自己职责的海员,在早祷、晚祷和唱诗时比陆地上生活的人更虔诚,因为他们比这些人更信靠神的旨意。我建议海员们从今以后向主祷告,因为唯有祂是天、地、海的神(约翰福音3:35; 17:12; 马太福音11:27)。

171.(12)水手的仁爱。水手若在诚实、公正、忠诚地履行自己职责时仰望主,并避恶如罪,也会成为仁爱。事实上,当他们避恶如罪时,就是在避开魔鬼,因为魔鬼就是邪恶本身;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被主接纳;这时他们所行的良善就是从主而行的。他们不以其它方式,只以要求他们的工作,也就是海员的工作不断行善。这个工作是个好工作,因为它是一种功用之良善;拥有对邻之爱,或仁爱,就是行功用之良善。当他们避恶如罪,并被主接纳时,就不会犯下十诫所列的邪恶;也就是说,他们不会杀人、奸淫、偷盗、作假见证;因为凡爱邻舍的人都不会做这些事。凡如此憎恨邻舍,以至于想要杀死他的人都不爱邻舍;凡想与别人的妻子通奸的人都不爱邻舍;凡想要偷盗,掠夺邻舍财物的人也都不爱邻舍;凡作假见证陷害邻舍的人同样都不爱邻舍;等等。这些是那些仰望主的人尤其避开的邪恶。那时,他们不害怕死亡,因为他们若死了,就死在主里面,并进入天堂;在天堂,所有人都像兄弟和同伴那样相爱,并互相提供有益的服务。我也劝诫水手,正如我刚才劝诫船长那样,要靠近主,向祂祷告;因为天、地、海的神不是别人。

172.(13)仆人的仁爱。当仆人仰望主,避恶如罪,诚实、公正、忠诚地履行一个仆人的职责时,他和主人一样成为仁爱,也就是成为天使。他们的职责,也就是适合他们的永不停歇的仁之良善,就是照顾他们的主人,祝福他们,不说他们的坏话,他们在场和不在场时一样行事正直,不蔑视服务。每个人,无论在什么样的岗位上,都应该服务;甚至国王也应该服侍主。只要忠诚地服务,任何人都会得到主的爱和引导。只要仰望主,并避恶如罪,任何人都会自由地服务,而不是被迫服务。

上一篇:VI.一个人出生是为了他可以成为仁爱;他不可能成为仁爱,除非他持续不断地出于情感和快乐向邻舍行功用之良善

下一篇:VIII.仁爱的标志就是属于敬拜的一切

  栏目导航  
最后的审判(遗作)(23)
最后的审判(遗作)(22)
最后的审判(遗作)(21)
最后的审判(遗作)(20)
新耶路撒冷及其属天教义(十八)
新耶路撒冷及其属天教义(十八)
最后的审判(遗作)(19)
《新耶路撒冷教义》全文下载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主篇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信仰篇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圣经篇
新耶路撒冷教义之生活篇
《最后的审判》目录
《最后的审判》全文下载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