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39章(4954-5062)3

发布时间:2020-10-21  阅读:361次
 

5008.“约瑟把衣裳丢在妇人手里”表这最外层的真理被移除。这从“丢在妇人手里”和“衣裳”的含义清楚可知:“丢在妇人手里”是指处于它的权柄和掌控之下,因为“手”表示能力,或权柄和掌控(878, 3091, 3387, 3563, 4931-4937);由于经上说她“拉住约瑟的衣裳”,故此处所表示的是夺走;“衣裳”是指最外层的真理,如前所述(5006)。若不通过举例说明,没有人能理解非属灵的属世真理想与属灵的属世真理结合,而后者对这种结合充满厌恶,因此便丢弃这最外层的真理,或任由它被夺走是什么意思。不过,首先要明白何为非属灵的属世真理,何为属灵的属世真理(4988, 4992);以及这一事实:就最外层的事物而言,这二者彼此有联系,但它们决不会彼此结合。

但如前所述,这一点需要举例说明。先举一例。教会里有这样一个非属灵的属世真理:要向穷人、寡妇、孤儿行善,向他们行善就是圣言所吩咐的仁爱。但非属灵的真理,也就是处于非属灵真理的人照字面上的称呼来理解穷人、寡妇、孤儿;而属灵的属世真理,也就是处于这种真理的人的确肯定这个非属灵的属世真理,却将对“穷人、寡妇、孤儿”的这种理解置于末位;因为他们会从心里说,事实上,并非所有自称穷人的人都是这样,其中有些穷人过着非常邪恶的生活,既不敬畏神,也不畏惧人;若非恐惧拦阻,就会冲进各种难以启齿的罪恶行径。他们还会从心里说,在圣言中,“穷人”表示那些在灵性上贫穷的人,也就是说,是那些知道并从心里承认他们没有丝毫源于自己的良善与真理,一切事物都是白白赐与他们的人。他们对“寡妇”和“孤儿”的理解也一样,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各自具有某种不同的状态。从这个例子明显可知,对那些处于属灵的属世真理之人来说,向字面上所称呼的穷人、寡妇、孤儿行善是真理的最外层;这最外层的真理就像包裹内层事物的一件衣服。由此也可以看出,这最外层真理与那些处于非属灵的属世真理之人所拥有的真理是相吻合的;即便如此,这二者仍不会结合,只是彼此有联系。

以向邻舍行善为例。那些处于属灵的属世真理之人视每个人为邻舍,然而各自却以不同的方式和程度而为邻舍。他们从心里说,那些处于良善的人优先于其他人而为邻舍,当向他们行善。他们还说,那些陷入邪恶的人也是邻舍,但如果照法律惩罚这些人,便是向他们行善,因为这些惩罚有助于纠正他们,还能防止他们向善人行恶,树立坏榜样。教会中那些处于非属灵的属世真理之人也说每个人都是邻舍,但他们不考虑各人成为邻舍的程度或方式。因此,他们若处于属世良善,就会不加区别地向每一个激起他们同情心的人行善,甚至重点向恶人行善,而不是向善人行善,因为恶人以其流氓无赖行为知道如何激起同情心。从这个例子也可以明显看出,这最外层的真理能将那些处于非属灵的属世真理之人和那些处于属灵的属世真理之人聚在一起;然而,这二者仍无法结合在一起,只是彼此有一种联系,因为这二者对于邻舍的概念和感觉是不同的。

再举一例。那些处于属灵的属世真理之人一般也会说,穷乏困苦人是指必承受天国。但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个最外层的真理,因为他们内心认为,穷乏困苦人是指那些灵性上如此的人,并且正是圣言所指的这些人承受天国。但教会中那些处于非属灵的属世真理之人却说,除了那些在世上陷入贫困,生活悲惨,比其他人受更多苦的人外,没有人能承受天国。他们还将财富、重要职位和世俗快乐称为众多干扰,或使人远离天堂的手段。这个例子也说明何为最外层的真理,以及这两种属世真理之间和谐的性质;它说明,他们不会结合在一起,只是彼此有一种联系。

再举这个例子。那些处于属灵的属世真理之人将以下观点视为一个最外层的真理,即:那些在圣言中被称为神圣的事物是神圣的,如约柜与施恩座、灯台、焚香、饼、祭坛等等,以及圣殿、亚伦的衣服,也就是所谓的圣衣,尤其盛有乌陵和土明的以弗得和胸牌。然而,对于这个最外层的真理,他们所持的观念是:这些事物本身并不神圣,也没有任何圣洁被注入它们;它们只是具有代表性,也就是代表主国度的属灵和属天事物,在至高意义上代表主自己。但那些处于非属灵的属世真理之人同样称这些事物为神圣,却以为它们本身因被注入了圣洁而神圣。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这两种真理的确一致,但彼此不会结合在一起;因为正如属灵人对这最外层真理的概念不同于纯属世人的,这两种真理各自所取的形式也是不同的。

再举一例。对属灵人来说,这是一个最外层的真理:一切神性真理都能从圣言的字义得以证实,并且通过理性或理智概念为那些受到光照的人所知。属世人也承认这个最外层或一般真理;但他们却简单地认为,凡能从圣言得到证实,尤其他本人从圣言所证实的,都是真的。属灵人和属世人在这一点上是一致的:一切神性真理都能得到证实;然而,二者看待这个一般真理的方式却不同。纯属世人以为凡他为自己所证实,或听到其他人所证实的,都是神性真理;殊不知,虚假和真理一样容易被证实,并且虚假一旦被证实,看上去就和真理一样,甚至比真理本身还像真理,因为感官幻觉会进入其中,并将其呈现在脱离天堂之光的尘世之光中。

这也说明在属世人眼里,属灵真理的最外层是何性质,即:它就像一件衣服;还说明,当这件衣服被除去时,属世人与属灵人根本不一致,因而属灵人再没有任何用来保护自己免受属世人攻击的事物。这就是约瑟丢下自己的衣裳逃出来到外边去所表示的。因为纯属世人不承认内层真理;因此,当外层真理被夺走或除去时,这二者立刻分离。而且,属世人将属灵人用来证实最外层真理所引入的一切观念都称为虚假;因为他没有能力看清属灵人所证实的观念是不是真的。凭属世之光不可能看见属于属灵之光的事物,因为这样做违反次序。但按照次序,凭属灵之光能看见属于属世之光的事物。

5009.“逃出来到外边去了”表既然如此,它就没有那用来保护自己的真理了。这从他丢下衣裳后“逃出来到外边去了”的含义清楚可知:他丢下衣裳后“逃出来到外边去了”是指已经产生的分离,或这二者不再有任何共同之处的事实。所以,“衣裳”既表示最外层的真理,那么意思就是说它没有那用来保护自己的真理了,关于这个主题,可参看刚才所示(5008e节)。

5010.“于是妇人看见”表对这事的觉知。这从“看见”的含义清楚可知,“看见”是指觉知(2150, 3764, 4567, 4723)。对这事,就是对通过不再承认最外层的真理而产生的分离,而“约瑟把衣裳丢在她手里逃出去了”表示这最外层真理的分离,这从前面所述(5008,5009节)明显看出来。

5011.“就叫了家里的人来”表虚假。这从“叫”的含义清楚可知,“叫”是指虚假(参看2240);因此“叫”论及虚假。“家里的人”在正面意义上是指良善的真理,但在反面意义上是指邪恶的虚假。波提乏的妻子现在告诉家里的人,后来告诉她丈夫的事是虚假,这一事实从她所说的话明显看出来。此处由波提乏的妻子所表示的属世真理,在最外层的属灵真理(就最外在方面而言,这真理似乎能实现结合)被撕裂后,就不能不说谎,或说违背真理的话(参看5008e节)。

5012.“向他们讲述说”表迫切需要。这从“说”的含义清楚可知,“说”在此是指迫切需要;因为“说”在内义上是指觉知(参看2862, 3395, 3509),以及交流(3060, 4131)。因此,此处由于经上说她“叫”,后来又说她“讲述说”,故所表示的带有强烈感情的交流,也就是迫切需要倾听。

5013.“你们看!他给我们带来一个希伯来人”表一个仆人或某种卑贱之物。这从“希伯来人”的含义清楚可知:“希伯来人”用来论及奴役(1703)。这层含义也可从下面的话清楚可知,即约瑟被称为“希伯来仆人”,以及简单的“仆人”:“你给我们带来的那希伯来仆人到我这里来”(39:17);“你的仆人照这些话待我”(39:19)。“希伯来人”在此之所以是指一个仆人,或某种卑贱之物,主要是因为此处“波提乏和他的妻子”所代表的那些处于非属灵的属世良善与真理之人将“约瑟”所代表的属灵真理与良善无非视为它们的仆人。就这些人的生活和教义而言,次序是颠倒的,因为对他们来说,属世的是主人,属灵的是仆人;而按照真正的次序,属灵的是主人,属世的是仆人。因为属灵的是在先的,更内在、更高级,也更接近神性;而属世的是在后的,更外在、更低级,也远离神性。因此,在个人和教会里面,属灵的好比天堂,也被称为天堂;而属世的好比地,也被称为地。也正因如此,属灵人,也就是那些属灵的在里面为主人的人在来世看似在天堂之光中,他们头向上朝向主,脚向下朝向地狱。而当属世人,也就是那些属世的在里面为主人的人在天堂之光中被看到时,他们脚朝上,头朝下;事实的确如此,无论他们在自己的光中看似何等不同,因为他们的光是由他们所沉浸的邪恶情感和随之的虚假观念所产生的一种昏昧之光(1528, 3340, 4214, 4418, 4531, 4532)

埃及人将希伯来人无非视为仆人也代表,属世人将属灵事物视为一群奴隶;因为埃及人代表那些专注于属世知识,因而属世的人,而希伯来人代表那些属于教会,因而相对于埃及人来说属灵的人。此外,埃及人认为希伯来人卑贱如奴隶,以致和希伯来人一同吃饭,是埃及人所厌恶的(创世记43:32);希伯来人的祭祀是埃及人所厌恶的(出埃及记8:26)

5014.“戏弄我们”表它起来。这从内义上的思路,以及“戏弄”的含义清楚可知。当带着强烈情感来讲述时,“戏弄”是指起来。

5015.“他到我这里来,要与我同寝”表那真理,也就是属灵的属世真理想要与它结合。这从“来”和“同寝”的含义清楚可知:“来”在此是指想要;“同寝”是指结合,如前所述(4989, 5001, 5007)

5016.“我就大声喊叫”表它充满憎恶。这从“喊叫”的含义清楚可知,“喊叫”是指说谎(5011);因此,“喊叫”在此含有说谎的意思。也就是说,她叫家里的人来帮助就暗含谎言,表示非属灵的属世真理感觉遭到属灵者的排斥;她宣称她大声喊叫也暗含谎言,表示它对属灵者充满厌恶。

5017.“于是他听见”表当它被发觉的时候。这从“听见”的含义清楚可知,“听见”是指顺从,也指发觉。它表示顺从,这从前面(2542, 3869节)可以看出来;它也表示发觉,这从耳朵的功能,因而从听觉的性质明显看出来。耳朵的功能是接收别人所说的话,并把这话传到感官的一般位置,好叫感官能发觉别人在思想什么。这就是为何“听见”表示发觉的原因。因此,听觉的性质就是将某人表达其思维的话传到另一个人的思维中,从思维再传到他的意愿中,从意愿传到行为中。这就是为何“听见”表示顺从的原因。这是听觉所特有的两种功能,在口语中,它们通过表示发觉的“听见某人”和表示顺从的“倾听”或“听从”某人的词来彼此区分。这两种功能之所以属于听觉,是因为人无法以其它任何方式交流他的思维,以及他的意愿;他也只能利用推理来说服并引导别人去行出并顺从他的意愿。由此可见欲望和观念是如何实现循环交流的,即:从意愿进入思维,从而进入言语;从言语通过耳朵进入别人的思维和意愿。也正因如此,与大人里面的耳朵或听觉相对应的灵人和天使不仅是觉知,还是顺从。关于他们是顺从,可参看前文(4652-4660);他们因是顺从,故也是觉知,因为一个必包含另一个。

5018.“于是我抬高声音喊叫”表有一种极大的厌恶。这从“抬高声音喊叫”的含义清楚可知,“抬高声音喊叫”是指厌恶(参看5016);故此处“抬高声音喊叫”表示一种极大的厌恶。

5019.“就把衣裳丢在我这里”表有证据证明它曾靠近过。这从“丢衣裳”的含义清楚可知,“丢衣裳”是指夺走最外层的真理(5008);在此是指一个证据,因为她所展示的手里的衣裳,也就是它证明自己想结合的最外层真理是证据,证明它曾靠近过。诚然,这层含义似乎相当牵强,但仍是她的话包含的内容(参看下文5028)

5020.“逃出来到外边去了”表但它还是将自己分离出去了。这从“逃出来到外边去”的含义清楚可知,“逃出来到外边去”是指将自己分离出去,如前所述(5009)。这些就是波提乏的妻子向家里的人所说关于约瑟的谎言,在内义上则是非属灵的属世真理所说关于属灵的属世真理的谎言,或非属灵的属世人所说关于属灵的属世人的谎言(4988, 4992, 5008)

5021.创世记39:16-18.妇人把约瑟的衣裳放在自己那里,等着他的主来到家里。就照这些话向他讲述,说,你给我们带来的那希伯来仆人到我这里来,要调戏我;于是我抬高声音喊叫,他就把衣裳丢在我这里逃出去了。

“妇人把约瑟的衣裳放在自己那里”表它保留了最外层的真理。“等着他的主来到家里”表好使它可以与属世良善交流。“就照这些话向他讲述”表说谎。“说,你给我们带来的那希伯来仆人到我这里来”表那仆人或卑贱之物。“要调戏我”表它起来。“于是我抬高声音喊叫”表当感到极大厌恶时。“他就把衣裳丢在我这里”表证据。“逃出去了”表那时它将自己分离出去。

5022.“妇人把约瑟的衣裳放在自己那里”表它保留了最外层的真理。这从“放在她那里”和“衣裳”的含义清楚可知:“放在她那里”是指保留;“衣裳”是指最外层的真理,如前所述(5006, 5008),因这真理被夺走了,所以属灵人不再有任何用来保护自己免受那些纯属世之人伤害的事物了(5008e, 5009);在这次事件中,他受到了伤害。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凡属灵人所说的话,纯属世人都说他们没有觉察到,并且这话不是真的。一提及任何内在或属灵之物,他们要么嘲笑它,要么称其为奥秘;结果,他们之间的一切结合都被切断了;当这种结合被切断时,属灵人就会在纯属世人当中经历艰难。这一点由以下事实来代表:妻子用这件衣裳来向她的丈夫证明她所做的指控后,约瑟就被下在监里。

5023.“等着他的主来到家里”表好使它可以与属世良善交流。这从“主”的含义清楚可知,“主”是指非属灵的属世良善(4973, 4988)。“家”在内义上是指属世心智,因为属世心智,和理性心智一样,就像一个家:其中丈夫是良善,妻子是真理,女儿和儿子是对良善与真理的情感,以及源于前者(即丈夫和妻子所代表的良善与真理)如同源于父母的良善与真理;而男女仆人则是事奉并支持它们的快乐和记忆知识。所以此处“等着他的主来到家里”表示等属世良善来到自己的居所,那里也有与它结合的真理;但在这种情况下,它是虚假,却说服良善相信它是真理,因为非属灵的属世良善很容易被说服相信虚假就是真理,真理就是虚假。 经这之所以说“他的主”,是因为非属灵的属世之物视属灵之物为某种卑贱之物,或仆人(5013)

人的属世心智和他的理性心智一样,被称为“家”;这一点从以下经文明显看出来:

污灵从人里面出来,走遍干旱之地,寻求安歇;既寻不着,便说:我要回到我所出来的屋里去。到了,就看见那屋子打扫干净,修饰好了,他就去带了另外七个比自己更恶的污灵来,进去住在那里。(路加福音11:24-26)

“家”在此表示属世心智,当它里面没有“丈夫与妻子”所表示的良善与真理,“女儿与儿子”所表示的对良善与真理的情感,也没有诸如“男女仆人”所表示的那支持之物时,就被称为“打扫干净”的空屋。这个人自己就是“家”,因为理性心智与属世心智构成一个人;没有这些事物,也就是没有良善与真理,以及对它们的情感,和这些情感所提供的服务,他不就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野兽。

在路加福音中,“家”还表示人的心智:

凡一国自相纷争,就成为荒场;凡一家自相纷争,就必败落。(路加福音书11:17)

马可福音:

若一国自相纷争,那国就站立不住;若一家自相纷争,那家就站立不住。没有人能进壮士家里,抢夺他的家具;必先捆住那壮士,才可以抢夺他的家。(马可福音3:24,25,27)

“国”表示真理(1672, 2547, 4691),“家”表示良善(2233, 2234, 3720, 4982);“家”由于更重要而表示良善。

路加福音:

家主若知道贼什么时候来,就必警醒,不让他的房屋给挖透了。(路加福音12:39)

又:

从今以后,一家五口将起纷争,三个和两个相争,两个和三个相争。父亲和儿子相争,儿子和父亲相争;母亲和女儿相争,女儿和母亲相争。(路加福音12:52-53)

此处论述的主题是圣言的内在或属灵内容被打开后,教会成员所进入的属灵争战。“家”表示实际的人或他的心智;而“父亲”、“母亲”、“儿子”和“女儿”是指良善与真理,以及对它们的情感,在反面意义上则指邪恶与虚假,以及对它们的情感,它们是争战的根源,以及在这类争战中要与之搏斗的东西。

主吩咐祂的门徒说:

无论进哪一家,先要说,愿这一家平安!那里若有当得平安的人,你们所求的平安就必临到那家;不然,就归与你们了;你们要住在那家,吃喝他们所供给的;不要从这家搬到那家。(路加福音10:5-7)

这代表他们要住在良善本身中,也就是住在对主之爱和对邻之仁的良善中,不是进入其它任何良善。“家”表示人或他的心智(也可参看3538, 4973节)。

5024.“就照这些话向他讲述”表说谎。这从接下来的经文明显可知,因为她告诉她丈夫的事都是虚假。

5025.“说,你给我们带来的那希伯来仆人到我这里来”表那仆人或卑贱之物。这从前面的阐述(参看5013)清楚可知。此处“那仆人或卑贱之物”表示在此由“约瑟”所代表的属灵的真理与良善;这真理与良善被非属灵的属世人视为一个仆人或某种卑贱之物。例如,属灵的真理与良善渴望人不要以显赫的职位或胜过别人的任何优越感为快乐,而是以为他的国家、社区(无论集体还是个体)所提供的服务为快乐,因而要以重要职位所发挥的功用为快乐。纯属世人完全不知道这种快乐是什么,并否认它的存在。它虽然也能虚伪地说同样的话,然而却使得从为自我而存在的重要职位那里所获得的快乐成为主人,使得从为社区(无论集体还是个体)而存在的重要职位那里所获得的快乐成为仆人。因为他在他所行的一切事上都首先关注自己,在他自己之后才关注社区,并且仅在它们利益他的情况下才去利益它们。

再举一例。若有人说,功用和目的决定了某个事物是属灵的还是非属灵的,并且当功用和目的是为了公共利益、教会和神的国度时,是属灵的;但当为自己及其家人、朋友的功用和目的胜过前一种功用和目的时,就不是属灵的;属世人口头上的确承认这一点,但心里却不承认。他由于通过其理解力所接受的教导而口头上承认,却由于被恶欲所毁灭的理解力而从心里否认。他出于这后者使得为自我的功用和目的成为主人,使得为公共利益、教会和神国度的功用和目的成为仆人。事实上,他从心里会说,人如何能由此而有什么不同?

简言之,凡属世人视为与自己分离之物,他都视之为一文不值,并弃之;凡他视为与自己结合之物,他都视之为宝贵,并且是可接受的。属世人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要关注自己与处于良善的每个人(无论认识还是不认识)结合,与陷入邪恶的每个人(无论认识与不认识)分离才是属灵的思维方式。因为当人的思维方式是这样时,他便与天堂里的人结合,与地狱里的人隔绝。但由于属世人因不接受任何属灵的流注而由此感受不到任何快乐,所以他视这种思维方式为某种令人完全讨厌和卑贱之物,因而与他所体验到快乐相比,简直一文不值;而他所体验到的快乐是通过身体感官和爱自己爱世界的恶欲流入的。这种快乐是死的,因为它来自地狱;而由属灵的流注所带来的快乐是活的,因为它经由天堂来自主。

5026.“要调戏我”表它起来。这从“调戏”的含义清楚可知,“调戏”是指起来,如前所述(5014)

5027.“于是我抬高声音喊叫”表当感到极大厌恶时。这从“抬高声音喊叫”的含义清楚可知,“抬高声音喊叫”是指极大的厌恶,如前所述(5018)

5028.“他就把衣裳丢在我这里”表证据。这从“把他的衣裳丢在她那里”的含义清楚可知,也就是说,“把他的衣裳丢在她那里”是一个证据,证明它曾靠近过(5019)。“衣裳”在内义上表示真理,“丢下衣裳”表示夺走最外层的真理(5008)。它在此之所以表示证据或见证,证明它曾靠近过,是因为最外层的真理当被丢弃或夺走时,就为属世人提供了反对属灵人的证据。属世人似乎通过最外层的真理与属灵人结合,而实际上并未结合(参看5009);原因在于,当属灵人解释这真理时,这二者之间缺乏任何相似性就变得显而易见了。

前面(5008)所引证的例子有助于说明这一点。

属灵人和属世人一样,也会说要向穷人、寡妇、孤儿行善;但属灵人却认为不可向邪恶,或自称贫穷,其实却很富有的穷人、寡妇或孤儿行善;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就被这些纯粹的名称迷惑了。属灵人由此得出以下结论:在圣言中,“穷人”、“寡妇”和“孤儿”表示那些灵性上如此的人。但属世人却认为要向字面上所称呼的穷人、寡妇和孤儿行善;圣言所指的就是这些人,而非其他人;他也不关心他们是恶的,还是善的,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何为属灵层面的穷人、寡妇和孤儿。由此明显可知,这最外层的真理,即要向穷人、寡妇、孤儿行善,对属灵人和属世人来说,看似一样;但当加以解释时,这种相似性便不存在了。当缺乏任何相似性,这二者由此彼此分离时,最外层的真理作为证明属灵人曾靠近过的证据或见证而服务于属世人。因此,属世人会说谎反对不再拥有任何用来保护自己的事物的属灵人。所以,这个例子也有助于说明“衣裳”为何并以哪种方式表示证据或见证。

再举一例。属灵人也像属世人那样说,要向邻舍行善,又说每个人都是邻舍;然而,他却认为一个人成为邻舍的那个方面和程度不同于另一个人的;因恶人自称邻舍而向恶人行善,便是向邻舍行恶。在认同最外层的真理,即要向邻舍行善,以及每个人都是邻舍等真理方面,属世人与属灵人相结合。但属世人认为凡支持他的,就是邻舍,却不关心他是善的,还是恶的。由此也明显可知,就这个最外层的真理而言,这二者表面上结合在一起;然而,真正的结合并不存在;一解释这个真理,他们就会彼此分离。一旦他们分离,最外层的真理作为反对属灵人的证据,证明属灵人一直在拿它开玩笑而服务于属世人。其它例子(5008节)也一样。

5029.“逃出去了”表那时它将自己分离出去。这从“逃出去”的含义清楚可知,“逃出去”是指将自己分离出去,如前所述(5020);因此,它没有用来保护自己的真理了(如5009节)。

5030.创世记39:19,20.于是,约瑟的主听见他妻子向他讲述的话说,你的仆人照这些话待我;他的怒气就发作了。约瑟的主拿住他,把他下在监牢里,就是王的囚犯被囚的地方。于是约瑟在那里坐牢。

“于是”表一个新状态。“约瑟的主听见他妻子向他讲述的话”表看似真理的虚假的交流。“说,你的仆人照这些话待我”表确认。“他的怒气就发作了”表对属灵真理的憎恶。“约瑟的主拿住他”表来自属世层的试探。“把他下在监牢里”表涉及反对良善的谎言。“就是王的囚犯被囚的地方”表那些陷入虚假的人所处的状态。“于是约瑟在那里坐牢”表试探持续的时间。

5031.“于是”表一个新状态。这从“于是”或“这事以后”的含义清楚可知,“于是”或“这事以后”暗示某种新事物,或一个新状态(参看4979, 4987, 4999),在此是指真理的最外层从约瑟,就是属灵的属世真理那里被夺走,因而与非属灵的属世真理和良善的结合不复存在后,属灵的属世真理的状态,这种状态由“约瑟”来代表。

5032.“约瑟的主听见他妻子向他讲述的话”表看似真理的虚假的交流。这从“听见话”和“妻子”的含义清楚可知:“听见话”是指交流,因为“听见”表示发觉或洞察(5017),因而是指交流;“妻子”是指非属灵的属世真理,如前所述,但在这种情况下是指虚假。妇人向他讲述的这些话表示谎言本身,如前所述(5024)。虚假交流的对象是此处约瑟的主所表示的非属灵的属世良善,如前所述(5023)。虚假在他看来就像真理,这从接下来的经文明显看出来。

此处所论述的主题是这一事实:非属灵的属世良善很容易被说服,并且如此容易以致虚假在它看来完全就像真理。至于何为非属灵的属世良善及其性质,或处于这种良善的人是谁,是何性质,可参看(4988, 4992, 5008, 5013, 5028),即:他们是那些因遗传、因而额外添加而倾向于温顺和真正的人,因而是那些出于某种属世倾向,而非任何宗教信仰而行善的人。出于某种属世倾向行善完全不同于出于宗教信仰行善。世人无法辨别这二者,因为他没有直接意识到内层;但在来世,他能清清楚楚地看出这二者的不同,因为在来世,内层是赤裸敞开的,思维、意图、目的都会揭开,显露出来,如同在光天化日之下。

正因如此,我才得以知道那些处于非属灵的良善之人和那些处于属灵良善之人各是何性质。那些处于非属灵的属世良善之人允许自己被任何人说服,并且很容易被恶人说服;因为当恶灵和魔鬼能进入任何人的邪恶情感时,他们便在这些情感的生命或生命快乐中;当已经进入邪恶情感时,恶灵和魔鬼就会引诱这个人陷入各种邪恶,因为那时,他们说服他相信,虚假是真理。他们很容易向那些处于非属灵的属世良善之人做到这一点,却无法向那些处于属灵良善的人做到,因为后者从内在知道何为邪恶与虚假。原因在于,那些处于属灵良善的人活在世上时,就从教义接受戒律,并按这些戒律严格要求内在人,或将它们灌输到内在人里面,由此使得天堂能作用于他们的内在人。但那些处于非属灵的属世良善之人活在世上时,并未从教义接受任何用来严格要求内在人,或能灌输到内在人里面的戒律;因此,他们没有使得天堂能进入其中进行运作的那个层面;相反,凡从天堂流入他们之物,都直接流过去了;当进入属世人时,它在那里没有被接受,因为邪恶或魔鬼团伙要么通过窒息,要么通过排斥,要么通过扭曲它而立刻将其夺走。

因此,那些仅处于属世良善的人在来世会遭遇艰难,有时会因身在地狱里的人当中而怨声载道,因为他们以为自己和其他人一样行过良善。但他们被告知,他们在行善的时候和缺乏理性的无害动物没什么两样,并且没有关心过教会的任何良善或真理;由于其结果就是,他们的内在人里面没有任何接受良善与真理的容器,所以他们无法得到天使的保护。此外,其实他们以良善的表象行过许多恶事。

上一篇:39章(4954-5062)2

下一篇:39章(4954-5062)4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