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 简体 |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栏目导航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
详细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章中心 >>详细内容

5.4 通过心与意、肺与知的对应关系,关于意与知或爱与智,因而关于人类灵魂的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发布时间:2020-10-06  阅读:763次
 394.学术界有很多人孜孜不倦地追寻灵魂,但因他们对灵界和人死后的状态一无所知,所以他们构筑的理论只针对灵魂在体内的运作,而非针对灵魂的性质。他们对灵魂的性质只有一个概念,即它就象以太中最精纯的某种事物,其容纳形式是虚无缥缈的。但由于知道灵魂是属灵的,故他们不敢就这个问题公开发表太多言论,唯恐将某种属世物归于灵魂。

因着对灵魂的这种观念,然而又知道灵魂作用于肉体,并在其中产生关乎其感觉和动作的一切,所以,如前所述,他们孜孜不倦地追寻灵魂在肉体中的运作机制。有人认为这一切是通过流注实现的,有人认为是通过和谐实现的。但由于并未发现渴望看见真相的心智能默认的某种东西,所以我蒙恩得以与天使对话,在这个问题上被他们的智慧启发。成果如下:人死后存活的灵魂就是他的灵,它完全就是人的样式,灵魂的这种形式就是意愿和理解力;意与知的灵魂就是主的爱和智慧,构成人之生命的就是这两种能力,这生命唯独来自主。主为了让人接受衪,便使得生命看似人自己的。然而,为免人将生命当成他自己的,因而退离不再接受主,主既教导了爱,也就是所谓善的一切,也教导了智慧,也就是所谓真理的一切,它们皆出自主,无一出自人;并且由于这二者就是生命,所以生命的一切,也就是生命,皆来自主。

395.由于灵魂本质上就是爱和智慧,人内的这二者来自主,故主在人内造了两个器皿,也就是主在人内的居所,一个为爱,一个为智慧。为爱所造的这一个被称为意愿,为智慧所造的这一个被称为理解力。由于主的爱和智慧是可区别的一体(可参看17-22节),圣爱属于圣智,圣智属于圣爱(34-39节),并且这二者同样从神人,即主那里发出,所以主在人内的这两个器皿和居所,即意愿和理解力也被主造为彼此有别的二者,然而却在每次活动和每个感觉中成为一体。在这些活动和感觉中的意愿与理解力无法分开。

尽管如此,为使人成为主的器皿和居所,作为达到这一目的的必备条件,也规定了人的理解力能被提升至自己固有的爱之上,进入他的爱无法抵达的某种智慧之光中,使他由此能明白并被教导:想要进入更高层的爱,因而享受永恒的幸福,该如何去生活。但是, 因着对提升理解力至自己固有的爱之上的这种力量的滥用,人已摧毁自己里面原本属于主(也就是主的爱与智慧)的器皿和居所,使意愿变成爱自己和爱尘世的居所,使理解力变成确认这些爱之物的居所。由此而来的是,意愿和理解力这两个居所变成地狱之爱的居所,并通过确认支持这两种爱,变成在地狱被视为智慧的地狱思维的居所。

396.为何对自己和尘世之爱会沦为地狱之爱,而人还能进入这些爱,因而摧毁他里面的意愿和理解力,原因如下:对自己和尘世之爱被造为天堂之爱,因它们是服务于属灵之爱的属世人之爱,如地基之于房屋。人出于爱自己和尘世照顾自己的身体,希望得到衣食住所;为照料家人,寻找有保障的工作,甚至为乐于服从,照着职位尊严而受到尊敬,还在俗世的享受中寻求快乐和活力。然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目的,而目的必是用,人通过这些事处于服务主、服务邻舍的状态。但是,若没有服务主和邻舍之爱,只有藉着尘世服务自己之爱,那么,原本的天堂之爱就沦为地狱之爱,并使人的心智和灵魂陷入自我中心,而自我中心本身全然是恶。

397.为了不让人因着知在天堂,因着意在地狱(这是有可能的),从而有一个分裂的心智,死后超出他自己的爱之外的理解力部分将被除去,由此而来的是,每个人的意与知最终成为一体。对于在天堂者,意愿热爱良善,理解力思考真理,而对于在地狱者,意愿热爱邪恶,理解力思考伪谬。世人通过自己的灵思考时也是一样,如他独处时。然而,在肉身时很多人的思维并不同,如他们群处时。导致这种不同的原因在于,他们能将其理解力提升至自己的意愿,也就他们的灵之爱以上。说明这些事是为了让人知道:意愿和理解力是两回事,然而它们却被造为行动如一,并且若死前未如此,则死后如此。

398.下文将说明,所谓的灵魂就是爱与智,因而意与知,以及灵魂如何作用于身体,并影响身体的一切运行。这一切可通过心与意、肺与知的对应关系来获知。通过这种对应关系,可揭示以下信息:

1)爱或意愿是人的真生命

2)爱或意愿不断努力朝向人的形式及其一切成分

3)若非与智慧或理解力联姻,爱或意愿无法通过人的形式产生影响

4)爱或意愿为未来的妻子,就是智慧或理解力预备房屋或洞房

5)爱或意愿还在其人的形式中预备一切,以便爱或意愿能与智慧或理解力联合行动

6)婚礼后的第一次结合是凭借求知欲,由此产生对真理的情感。

7)第二次结合是凭借对理解力的情感,由此产生对真理的觉察。

8)第三次结合是凭借对看见真理的情感,由此产生思

9)经过三次结合,爱或意愿开始进入有感觉和活力的生命中

10)爱或意愿将智慧或理解力引入其房屋的一切事物中

11)除非与智慧或理解力结合,否则爱或意愿什么也不做了

12)爱或意愿将自身结合于智慧或理解力,并促使智慧或理解力反过来与它结合。

13)通过爱或意愿赋予的潜能,智慧或理解力能被提升,也能接受和觉察出于天堂之光之类的事物。

14)爱或意愿同样能被提升,也能觉察出于天堂之热之类的事物,只要它热爱同层级的伴侣,即智慧。

15否则,爱或意愿会将智慧或理解力从其高处拉下来,以使它与自己行动如一

16)若它们一起被提升,爱或意愿会在理解力中被智慧净化。

17若它们没有一起被提升,爱或意愿会在理解力中并被理解力所玷污。

18)爱在理解力中被智慧净化后,会变得属灵和属天

19)爱在理解力中并被理解力玷污后,会变得属世、感官和肉体化。

20)被称为理性的理解力能力和被称为自由的行动能力依然保留。

21)属灵和属天之爱就是爱邻和爱主,而属世和感官之爱则是爱尘世和爱自己。

22)仁与信及其结合,和意与知及其结合相似。

399.1)爱或意愿是人的真生命。这一点从心与意的对应关系可推知(378-381节)。就象心在体内起作用,意愿也是如此在心智内起作用。身体的一切成分,其存在和动作皆依赖于心脏,心智的一切成分,其存在和动作皆依赖于意愿。这里所说的依赖于意愿,其实是指依赖于爱,因为意愿是爱的器皿,爱是生命本身(见1-3节),作为生命本身的爱唯独来自主。由心脏以及它通过动静脉通向全身可知,爱或意愿是人的生命,因为彼此对应的事物功能相似,不同之处在于,一个是属世的,另一个是属灵的。

解剖学的研究清楚表明心脏如何在体内运行。例如,凡心脏通过它发出的血管所到之处,一切皆有生机或顺从生命,而未运行之处,一切则毫无生命力。此外,心脏也是体内运行的最初和最后的器官。从胎儿清楚看出它是最初的器官,从垂死之人清楚看出它是最后的器官。心脏的运行离不开肺脏的配合,这一点从窒息和昏迷的情形明显可知。由此可见,正如身体的辅助生命唯独依赖于心脏,心智的生命同样唯独依赖于意愿。并且,若思维停止,意愿仍继续存在,如同呼吸停止,心脏仍继续跳动那样,这也能从胎儿、垂死之人、窒息和昏迷的情形明显看出来。由此可知,爱或意愿是人的真生命。

400.2)爱或意愿不断努力朝向人的形式及其一切成分。这一点从心与意的对应关系明显可知。因为我们都知道,身体的一切成分在子宫内形成,它们通过脑发出的纤维和心发出的血管形成,所有器官和内脏的构造皆由这两个元素(纤维和血管)构成。因此,很明显,人的一切成分由意愿的生命,也就是爱,通过大脑的最初成分经由纤维产生。身体的一切成分则由心通过动静脉产生。

由此明显看出,生命,也就是爱,因而意愿,不断努力朝向人的形式。因为人的形式由人内可见的一切成分构成,所以可知,爱或意愿致力于不断努力奋斗去形成所有这些成分。它朝着人的形式努力奋斗,是因为神是人。圣爱和圣智构成祂的生命,关乎生命的一切皆由此而来。人人都能看出,除非生命,也就是真人(即神人),在本无生命之物里面运作,否则,诸如存于人内的一切成分无法形成。人内的无数成分作为一体运行,它们一致渴望产生所源自的生命的样式,以便人能成为祂的器皿和居所。由此可见,爱、出于爱的意愿以及出于意愿的心,都朝着人的形式不断努力。

401.3)若非与智慧或理解力联姻,爱或意愿无法通过人的形式做任何事。这一点也可从心与意的对应关系明显看出来。胎儿依靠心脏、而非肺脏存活。胎儿中的血液不是从心流入肺而使肺呼吸,而是通过卵圆孔流入左心室。所以,在此期间,胎儿无法移动身体的任何部分,而是受缚着,也没有感觉,因为感觉器官是关闭的。爱或意愿亦如此,诚然,胎儿由此存活,然而却是模糊地,也就是没有感觉或活动。但是,一旦出生后肺脏被开启,他就开始感觉和行动,也开始意愿和思考。由此可见,若非与智慧或理解力联姻,爱或意愿无法通过人的形式做任何事。

402.4)爱或意愿为未来的妻子,就是智慧或理解力预备房屋或洞房。整个受造宇宙及其每个细节之处,都有善与真的联姻,这是因为善属于爱,真属于智慧,这二者在主内,万物皆由祂创造。心与肺的结合,如镜子般反映出该联姻如何存在于人内。因为心脏对应爱或良善,肺脏对应智慧或真理(详见378-381382-385节)。通过心肺结合可以看出,爱或意愿如何将自己许给智慧或理解力,然后与它婚配,也就是和它进入一种婚姻状态。爱将自己许给智慧,为它预备房屋或洞房,并藉着情感将它结合于自己,以此与它婚配,然后和它在这房屋里过智慧的生活。

若非用属灵的语言,实在无法充分描述其中究竟,毕竟爱与智,因而意与知都是属灵的。诚然,属灵物也能以属世的语言表达,不过,只能被模糊地感知到,因为缺乏对爱、智慧、求善之情、求智,即求真之情的认识。然而,爱与智,或意与知之间的这种订婚与结婚,其性质可从它们与心肺的对应关系中所存在的类似性看出来。心与肺的情形类似于爱与智的,二者几乎毫无二致,只是一个属世,另一个属灵。因此,由心与肺明显可知,心脏首先形成肺脏,然后与它们联合。心脏在胎儿内形成肺脏,出生后与它们联合。心脏在自己的居所,也就是所谓的胸腔内完成这一切,心肺一起安扎在胸腔内,通过被称为横隔膜的隔离物和被称为胸膜的覆盖物,与身体的其它部位分开。爱与智,或意与知也是如此。

403.5)爱或意愿还在其人的形式中预备一切,以便爱或意愿能与智慧或理解力联合行动。我说的是意愿和理解力,不过,要正确认识到:意愿就是一个人的全部。因为正是意愿携理解力存于大脑的最初成分中,也存于身体的衍生成分中,如此存在于整体及每一部分中,如前所述(365-367节)。由此可见,就人的本质形式而言,无论其总体形式还是各部分的具体形式,意愿就是人的全部,而理解力则是其伴侣,正如肺是心的伴侣。但愿每个人都不要将意愿视为脱离人之形式的某物,因为意愿正是人的形式。由此不仅看出,意愿如何为理解力预备洞房,还看出它在自己的家,也就是整个身体中如何预备其它一切,以便和理解力联合行动。意愿以这样的方式为理解力做好预备,是为了使身体的一切成分与理解力结合,如同它们与意愿结合,或说,是为了使身体的一切成分回应理解力,如同它们回应意愿。

只有通过解剖学的研究,才能在身体内,如在一面镜子或映像中那样看出,身体的一切成分如何被预备来与理解力结合。通过解剖学的研究可知身体内的一切成分如何被联结起来,以便当肺呼吸时,整个身体内的一切成分都被肺的呼吸驱动,同时也被心跳驱动。也可知,心脏通过心房(和右心室)与肺相连,它们又继续延伸到肺脏的内在成分中。还可知,全身的脏腑通过韧带与胸腔联结,如此联结是为了当肺呼吸时,它们既作为一个整体,也作为个体,各自都不同程度地参与呼吸运动。因为当肺吸气时,肋骨会扩展胸腔,胸膜张开,横隔膜上升,同时,身体的所有下层器官,也就是从它们那里延伸下去,并通过韧带相连的部位,都不同程度地参与到呼吸运动中来。更别提其它事了,免得不懂解剖学的读者,由于不熟悉这一领域的术语而在这个问题上陷入混乱。请教学识渊博者和解剖学专家,问问他们,整个身体内的所有成分,从胸部往下是不是都被如此联结起来,以便当肺在呼吸扩张时,它们的一切成分都被驱动与肺同步行动。

这一切清楚表明了意愿为理解力和人之形式的一切成分之间预备的结合之性质。只要深入探究各种连接,以解剖学的眼光审视它们,然后顺着这些连接,仔细思索它们与肺的呼吸及心脏的配合,最后在思维中,将肺脏转换为理解力,将心脏转换为意愿,你就会明白。

404.6)婚礼后的第一次结合是凭借求知欲,由此产生对真理的情感。用婚礼来表示人出生后的状态,即从无知到聪明,再由聪明到智慧的状态。此处的婚礼并非指全然无知的第一状态,因为其中没有出于理解力的任何思维,只有出于爱或意愿的朦胧情感。该状态是婚礼的第一步。人的童年时代是第二状态,我们知道,这一阶段有求知欲,幼童凭求知欲学习说话和阅读,然后逐渐学习属理解力之类的事。毫无疑问,正是属于意愿的爱产生这一切。若非由爱或意愿产生,这是不可能的。人若深思熟虑,都会承认,每个人生来都有求知欲,并因着求知欲汲取知识,其理解力通过知识逐渐形成、发展和完善。对真理的情感由求知欲产生,这也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当人因着求知欲变得聪明时,便不再满足于求知,而是渴望就他所喜欢的主题进行推理并形成结论,无论这个主题是经济的、社会的还是道德的。当这种情感被提升至属灵物时,就变成对属灵真理的情感。婚礼的初始状态就是求知欲,这一点可从以下事实看出来:对真理的情感是一种升华的求知欲,受真理感染就是出于情感想要认识真理,一旦发现真理,就会出于喜乐之情沉醉其中。

7)第二次结合是凭借对理解力的情感,由此产生对真理的觉察。对愿意以理性的内在视觉看待问题的人来说,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通过理性的内在视觉清楚可知,对真理的情感和觉察是理解力的两种力量,这两种力量在一些人身上协调如一,在另一些人身上则不然。在那些愿意以理解力觉察真理之人身上,它们协调如一,但在那些只想知道真理之人身上,则不然。还清楚可知,对理解力有怎样的情感,对真理就有怎样的觉察。若拿走理解真理的情感,就不会有对真理的觉察;反之,若赋予理解真理的情感,就会有照着这种情感层级的对真理的觉察。理智健全者只要有理解真理的情感,从不缺乏对真理的觉察。在前面已说明,人人都有理解真理的能力,这种能力被称为理性。

8)第三次结合是凭借对看见真理的情感,由此产生思维。渴望知道是一回事,渴望理解是另一回事,渴望看见真理又是另一回事。或渴望真理是一回事,觉察真理是另一回事,思维又是另一回事。不懂心智运作机制的人,只能隐约明白这一点,但懂得之人则看得非常清楚。前者之所以隐约明白,是因为对那些渴望真理,又觉察真理的人,这些运作在思维中是同步的,并且同步时是无法区分的。当人的灵在身体内思考时,他的思维是很明显的,尤其当他与别人共处时。但是,当他渴望理解,并由此进入对真理的觉察时,就会处于灵的思维,也就是默想。实际上,这种灵的思维会降至身体的思维,不过是进入静默的思维。因为它在身体思维之上,并从它下面的记忆俯视思维的一切,由此得出结论或提供证明。不过,对真理的真正喜爱仅被感知为一种来自某种快乐感受的意之动力,这种快乐感受存于默想之内,是默想的生命所在,只是很少被注意到。

从这一切可以看出,这三者,即对真理的情感、对真理的觉察、思维,通过爱依次相随,它们只存于理解力中。一旦它们结合,爱就进入理解力,这时,它首先产生对真理的情感,然后产生理解它所知之事的情感,最后产生在身体思维中看见它所理解之事的情感,因为思维无非是内在的视觉。的确,首先显明的是思维,因为思维是属世心智的能力。但是,由对真理的情感产生对真理的觉察、再由此所产生的思维是最后显明的。该思维是智慧的思维,而第一种思维是来自记忆、凭属世心智的视觉所见的思维。爱或意愿在理解力之外的一切运作,都与对真理的情感无关,而是与对良善的情感有关。

405.来自意之爱的这三者(对真理的情感,对真理的觉察,思维),在理解力中依次相随。理性之人的确能领悟这一点,然而却不十分清楚,所以无法确认到信的程度。由于意之爱通过对应与心行动如一,知之智与肺行动如一(如前所述),所以在上一节,关于对真理的情感、对真理的觉察、思维的说明,再没有什么地方比在肺及其结构中看得更清楚、证实得更充分了。故必须简要阐述这些事。

出生后,心脏将血液从右心室排入肺,通过肺后,又将其排入左心室,从而打开肺脏。心脏通过肺动脉和肺静脉完成这一过程。肺有很多支气管分支,最后终止于小气囊,肺脏将空气充入这些小气囊,从而进行呼吸。环绕支气管及其分支的是所谓的支气管动脉和支气管静脉,它们由奇静脉或腔静脉和主动脉产生。这些动脉和静脉有别于肺动脉和肺静脉。这些事实清楚表明,血液通过两条路线流入肺,也通过两条路线流出肺。这使得肺的呼吸频率不同于心跳。众所周知,心的交替运动与肺的交替运动并不一致。

由于心肺与意知存在对应关系,如前所述,并且因着对应产生的结合使得这一个随着另一个行动,所以通过血液从心到肺的流入,能看出意愿如何流入理解力,并完成刚才关于对真理的情感和觉察,还有思维(404节)所述的一切。它们的对应关系已将这一点,以及很多与它们相关且三言两语无法说清的其它事揭示给我。既然爱或意愿对应心,智慧或理解力对应肺,那么可知,肺中的心血管对应对真理的情感,肺支气管分支对应源自这些情感的觉察和思维。若通过这些开端探究肺的所有组织,然后与意之爱和知之智作以类比,就能明白前面(404节)所述,如同透过某种映像看到一样,因而在信中得到证实。但是,由于只有少数人了解有关心肺的解剖学知识,并且以未知的东西进行证明会导致模棱两可,所以我不再进一步类比论证。

406.9)经过三次结合,爱或意愿开始进入有感觉和活力的生命中。爱离了理解力,或爱之情离了知之思,在身体中既无法感觉,也无法行动。爱离了理解力如同瞎子,情感离了思维如同陷入浓重的黑暗,因为理解力是爱借以看见的光明。此外,知之智来自显为太阳的主所发之光。既然意之爱离了知之光什么也看不见,是瞎眼的,那么可知,身体的感觉离了知之光也是瞎眼和迟钝的,不仅视觉和听觉如此,其它感觉也是这样。其它感觉同样如此,因为对真理的一切觉察都是理解力中的爱之属性(如前所述),身体所有感官的觉察皆源自其心智的觉察。

身体的每个行为也一样。出自脱离理解力之爱的行为就象人在黑暗中的行为,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因此,在这样的行为中不会有聪明智慧,也不能被称为有生命的行为,因为行为从爱得其本质,从聪明得其品质。另外,良善的全部力量都要凭借真理,所以,良善在真理中起作用,因而凭借真理行事。善属于爱,真属于知。由此可见,爱或意愿经过这三次结合(参看404节),开始进入有感觉和活力的生命中。

407.这一切可通过心与肺的结合得到实证,因为意与心、知与肺之间的对应关系乃是这样:心以肺做出属世的行为,就象爱以理解力做出属灵的行为。因此,上述内容可如同呈于眼前的映像那样被看到。只要心与肺不共同运行,人就不会有生命的感觉,也不会有生命的活力,这一点从子宫里的胎儿或婴孩,及其出生后的状态明显可知。只要人还是个胎儿,或在子宫里,肺就是关闭的。所以,他没有感觉,也没有行为,感官完全闭合,手脚也被缚。但出生后肺就被打开,并且随着它们开启,人就有了感觉和行为。肺通过由心脏输入进来的血液被打开。

没有心肺的合作,人既没有生命的感觉,也没有生命的活力,这一点从昏厥的情形明显看出来。昏厥期间只有心脏在运行,没有肺的配合,因为这时呼吸暂时停止了。众所周知,在这些情形中不存在感觉,也不存在动作。人在窒息时也是如此,无论是被水窒息,还是有东西阻塞喉咙,关闭了肺的呼吸通道。这时,人看上去就象死了一样,没有感觉也不能动,然而,心脏依旧跳动,这是人所共知的。因为一旦清除肺的阻塞物,他就会恢复有感觉和活力的生命。实际上,在此期间,血液仍通过肺脏循环,不过是通过肺动脉和肺静脉,而不是通过赋予人呼吸力量的支气管动脉和支气管静脉。爱流入理解力也是同样的道理。

408.10)爱或意愿将智慧或理解力引入其房屋的一切事物中。爱或意愿的房屋是指人的整个心智的一切成分。因为心智的一切成分对应身体的一切成分(如前所述)。房屋也指人的整个身体的一切成分,即所谓的肢体、器官和内脏等。肺进入这一切的方式,和理解力进入心智的一切的方式一样,这一点可从前文得以证实:如,爱或意愿为未来的妻子,就是智慧或理解力预备房屋或洞房(402节);爱或意愿还在其人的形式,或自己的家中预备一切,以便爱或意愿能与智慧或理解力联合行动(403节)。由上述内容清楚可知,整个身体的一切成分都通过从肋骨、脊椎、胸骨、横隔膜发出的韧带和粘附在这些事物上的腹膜被联结起来,以便它们能被肺的呼吸牵拉并推入类似的交替运动中。

呼吸的交替运动还进入内脏本身,甚至抵达它们的至深处,这一点可通过解剖学的研究来证实。因为上面提到的韧带会粘附在内脏的包裹物上,而这些包裹物通过向外推挤刺入韧带的至内在部分,如同动脉和静脉通过其分支延伸一样。由此可证实,在身体的每一部分中,肺呼吸和心脏完全结合起来。并且,为了方方面面都能彻底结合,心脏本身甚至也参与肺的运行,因为它被肺脏环抱,通过心房与肺相连,并停靠在横隔膜上,其动脉也以此参与到肺的运行中来。此外,通过食道与气管的连接,胃和肺也有类似的联合。举出这些解剖事例是为了说明,爱(意愿)和智慧(理解力),以及合在一起的二者与心智的一切成分之间也存在这种结合,因为结合是相似的。

409.11)除非与智慧或理解力结合,否则爱或意愿什么也不做了。脱离理解力的爱没有生命的感觉和活力,爱将理解力引入心智的一切事物中(如407408节所述),故可知,除非与理解力结合,否则爱或意愿什么也做不了。出自脱离理解力之爱的行为会是什么呢?这种行为只能被称为非理性的。因为是理解力教导该做什么,如何去做。离了理解力,爱就不知道这一切。所以,爱与理解力之间的婚姻是这样:尽管它们为二,但却行动如一。善与真之间也有类似婚姻,因为善属于爱,真属于知。主所造的宇宙万物中都有这样一个婚姻,它们的用关乎良善,用的形式关乎真理。

正是由于这样的婚姻,所以身体的各组成部分都有左右之分,右关乎发出真理的良善,左关乎出自良善的真理,左右合在一起关乎它们的结合。正因如此,人体内的器官都是成对出现的,如两个脑,即大脑的两个半球,两个心室,两片肺叶,还有眼、耳、鼻孔、臂、手、腰、脚、肾、睾丸等都是成双成对的。即使不成对,也有左右之分。之所以成双成对出现,是因为良善通过真理得其形式,真理通过良善得其存在。天堂及其数个社群也是一样。关于该主题,详见401节,此处说明了若非与智慧或理解力联姻,爱或意愿无法通过人的形式做任何事。至于恶与伪的结合,也就是善与真结合的对立面,将在别处予以说明。

410.12)爱或意愿将自身结合于智慧或理解力,并促使智慧或理解力反过来与它结合。爱或意愿将自身结合于智慧或理解力,这一点通过它们与心肺的对应关系明显可知。解剖学观察表明,当肺脏不再运行时,心脏仍能维持生命活动。昏厥和窒息的情形,以及子宫内的胎儿和蛋中的小鸡都能说明这一点。解剖学观察还表明,心脏独自运行期间形成肺脏,并使它们能够呼吸,它还形成其它一切器官,以便它们能履行各自功能,如面部器官能感觉,运动器官能活动,其它器官能达成与爱之情相对应的有用目的。

由此可知,正如心脏为了即将在身体中运行的各种功能而产生这类事物,存于所谓意愿器皿中的爱,为了构成自身形式(即人的形式,如前所述)的各种情感,也会产生类似事物。由于爱的最初和最直接的情感是认知的情感、理解的情感,以及看见所知所理解之事的情感,故可知,爱为了它们形成理解力,当爱开始感觉、行动和思考时,它就实实在在地进入了这些情感。理解力对此毫无贡献,这一点可通过前面所说与心肺的类比关系推知。

由此可见,是爱或意愿将自身结合于智慧或理解力,而不是智慧或理解力结合于爱或意愿。由此也可知,爱通过认知的情感为自己所获取的知识,通过理解的情感所获取的对真理的觉察,以及通过看见所知所理解之事的情感所获取的思维,都不是理解力的属性,而是爱的属性。

思维、觉察和知识,的确是从灵界流入的。不过,接收它们的是与理解力中的情感相一致的爱,而非理解力。表面看上去好象是理解力接收它们,而不是爱或意愿,但这是一个假象。同样,表面看上去好象是理解力将自身结合于爱或意愿,但这也是一个假象。是爱或意愿将自身结合于理解力,并促使理解力反过来与它结合。理解力反过来与它结合归因于爱与它的婚姻。由于这婚姻,貌似相互的结合被生命和由此产生的爱之力量形成。

善和真的婚姻同样如此,因为善属于爱,真属于理解力。善发起一切,将真理接入家中,并照着与其和谐的程度将自身结合于它。善也准许不和谐的真理进入,不过,这样做是出于对认知、理解、思维的情感,此时它还未决定将自身付诸于有益的运用,也就是它称之为善的目的。相互结合,或真和善的结合根本不会发生。真理反过来与善结合,是由于生命属乎善。

正因如此,主根据爱或善判断每个世人、灵和天使,而不是根据脱离爱或善的理解力或真理。人的生命就是他的爱,如前所述。人的生命取决于他藉着真理提升其情感的程度,即取决于他藉着智慧完善其情感的程度。因为爱的情感被真理,因而被智慧提升和完善。然后,爱和智慧联合行动,好似被智慧推动。但事实上,是爱藉着智慧,好似藉着自己的形式那样自主行动。这形式所接收的一切,无一来自理解力,全都来自被称为情感的爱的某种意志。

411.爱将支持它的一切视为它的善,将作为工具导向善的一切视为真理。由于真理是工具,所以它们也被爱,成为爱之情感的属性,因而变成有形的情感。鉴于此,真理无非是爱之情感的一种形式。人的形式无非是所有爱之情感的一种形式。它的美就是它通过真理所获取的聪明,而真理通过外在和内在的视觉或听觉被接收。这些真理就是爱安排进入其情感形式中的内容。这些形式虽多种多样,但全都类似于它们的总体形式,也就是人的形式。所有这些形式都显为美丽的爱,且值得被爱,而其余的则显为丑陋,不能被爱。由此可知,爱将自身结合于理解力,反过来不行。相互结合也是出自爱。这就是“爱或意愿促使智慧或理解力反过来与它结合”之意。

412.刚才所说的内容可在某种映象中看到,因而可通过心与爱、肺与知的对应关系得到证实。若心对应爱,那么其衍生物,也就是心动脉和心静脉,就对应情感,而肺动脉和肺静脉则对应对真理的情感。肺中还有被称为气道的其它脉管,借以进行呼吸。这些脉管对应觉察。

必须清楚理解的是,肺动脉和肺静脉并非情感,呼吸亦非觉察和思维,但它们是对应的,即对应或同步行动。同样,心与肺并非爱与理解力,而是相互对应。并且由于它们相互对应,故一个可见于另一个。

了解解剖学、熟悉整个肺部结构的人,若拿肺和理解力进行比较,就能清楚看出,理解力凭自己根本无法行动,也无法觉察和思维,而完全依靠爱之情感行动。理解力中的这些情感就是所谓的认知情感,理解情感和看见真理的情感(如前所述)。因为肺的状态完全取决于由心脏、腔静脉和主动脉流入的血液。发生在支气管分支中的呼吸取决于这些血管的状态。一旦血液停止流入,呼吸就会停止。

通过肺部结构和理解力的比较,可以揭示肺所对应的更多信息。但由于极少数人熟悉解剖学,并且试图以未知的东西进行论证或证明,只会将问题弄得晦涩难懂,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不再多说了。不过,就本人对肺部结构的了解而言,我完全相信,是爱通过其情感将自身结合于理解力,而不是理解力将自身结合于爱的情感,但它通过爱反过来与爱结合,以便爱能拥有生命的感觉和活力。

但是,不要忘记:人有双重呼吸,一为灵的呼吸,一为身体的呼吸;灵的呼吸依赖于来自大脑的纤维,身体的呼吸依赖于来自心脏、腔静脉和主动脉的血管。此外,显而易见的是,思维产生呼吸;同样显而易见的是,爱之情感产生思维,因为没有情感的思维就象没有心脏的呼吸,是根本不可能的事。由此清楚看出,爱之情感将自身结合于知之思维(如前所述),这和心之于肺的道理一样。

413.13)通过爱或意愿赋予的潜能,智慧或理解力能被提升,也能接受和觉察出于天堂之光之类的事物。人有觉察所听闻智慧之奥秘的能力,这一点已在多处予以说明。人的这种能力就是被称为理性的能力,因着创造,人人都拥有该能力。这是一种内心明白事理,就正义、公平、良善和真理的问题得出结论的能力。正是这种能力将人和动物区别开来。因此,这就是“理解力能被提升,也能接受和觉察出于天堂之光之类的事物”之意。

这一点也可见于肺中的某种映像,因为肺对应理解力。通过肺的多孔物质就能看出来,这些物质由细支气管构成,向下延伸至肺泡,肺泡就是呼吸时容纳空气的容器。这些就是通过对应与思维合为一体的元素。这种海绵状物质能以双重模式被扩张和收缩,一种模式是与心脏同步运行,另一种模式则几乎与心脏分开运行。在与心脏同步运行的模式中,它通过仅从心脏延伸来的肺动脉和肺静脉被扩张和收缩。在与心脏分开运行的模式中,它通过从腔静脉和主动脉延伸来的支气管动脉和支气管静脉被扩张和收缩。腔静脉和主动脉就在心脏外面。

肺的情形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理解力能被提升至对应心脏的天生固有之爱以上,并允许天堂之光进入。但是,即便理解力被提升至天生固有之爱以上,它也不会离开这爱,而是为了世俗的名利通过这爱获得认知和理解的情感。知的这种特质在某种程度上粘附于如同表面的每种爱上面,爱因着它表面亮丽,但因着智慧闪耀光芒。引用肺的这些细节是为了证明以下事实:理解力能被提升,甚至允许出于天堂之光的事物进入,并觉察它们,因为肺与理解力完全对应。通过对应看待它们,就是通过理解力明白肺,通过肺理解理解力,因而通过二者的结合看到证据。

414.14)爱或意愿同样能被提升,也能觉察出于天堂之热之类的事物,只要它热爱同层级的伴侣,即智慧。理解力能被提升入天堂之光,并从这光汲取智慧,这一点已在多处予以说明。其中还多次说明,爱或意愿也能被提升,只要它热爱来自天堂之光或智慧之物。然而,爱或意愿无法通过以名利为目的的东西被提升,只能通过对用之爱,因而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邻舍。唯有主才能赐予这爱,并且只有人避恶如罪,主才会赐下它,爱或意愿只能以此方式被提升,否则,是不可能的。不过,爱或意愿被提升入天堂之热,而理解力则被提升入天堂之光。当它们一起被提升时,二者就会联姻,这就是所谓“属天的婚姻”,因为它是出于属天之爱和智慧的婚姻。所以说,若爱热爱同层级的智慧,即它的伴侣,爱也被提升。智慧之爱,即真正的人类理解力之爱,就是通过主爱邻舍。这和世上的光、热道理一样。光有热无热都可存在。冬天是无热之光,夏天是有热之光。当热和光同在时,万物欣欣向荣。人之光,若与冬日之光对应,是无爱的智慧,若与夏日之光对应,是有爱的智慧。

415.智慧和爱的这种结合和分离的肖像,可见于肺和心的结合。因为心脏能通过由它直接输送过来的血液连接支气管的肺泡群,也能通过非由它,而由腔静脉和主动脉输送过来的血液连接它们。身体的呼吸由此与灵的呼吸分开。但是,若唯有来自心脏的血液起作用,两种呼吸就无法分开。由于思维通过对应与呼吸行动如一,所以从肺的双重呼吸模式明显可知,与人共处时,人能以一种方式思维,并出于思维说话和行事;不与人共处,也就是说,不用担心丧失名声时,则以另一种方式思维,并出于思维说话和行事。因为不但其思想言论能违反神、邻舍、教会的属灵事物,以及道德和社会法则,而且其行为也能违反它们,如偷窃、报复、亵渎、通奸等等。不过,与人共处时,由于害怕名声扫地,他能象属灵、道德和文明之人那样谈论、说教和行事。由此可见,爱或意愿能象理解力那样被提升,也能觉察出于天堂之热或爱之类的事物,只要它热爱同层级的智慧,若不热爱,可以说是分开的。

416.15)否则,爱或意愿会将智慧或理解力从其高处拉下来,以使它与自己行动如一。爱有属世和属灵之分。人若同时拥有属世和属灵之爱,就是一个理性之人。但若只有属世之爱,尽管他能象属灵人那样理性思维,却不是一个理性之人。虽然他能将其理解力提升至天堂之光,因而提升至智慧中,然而,属于智慧,即属于天堂之光的事物却不属于他的爱。诚然,是他的爱实现这种提升,但这爱却出自对名利的渴求。一旦他感觉从这种提升中得不到任何好处(如他出于自己的属世之爱独自思考时的情形),就不再热衷于属天堂之光或智慧之物。结果,他会将理解力从其高处拉下来,以使它与自己行动如一。

如:当理解力因着提升处于智慧时,爱就会明白何为正义、诚实、贞洁,甚至明白何为真正的爱。属世之爱能通过理解和深思属天堂之光之物的能力明白这一切,它甚至能谈论和说教这些事,还能当作道德和灵性的美德描述它们。但当理解力没有被提升时,爱,若只是属世的,就看不到这些美德。它看到的不是正义,而是非正义,不是诚实,而是欺诈,不是贞洁,而是淫荡,等等。若爱反思其理解力处于提升状态时所说的话,就会嘲笑它们,称这些话只是用来迷惑人们灵魂的。由此可见,该如何理解“若爱不热爱它同层级的伴侣,即智慧,就会将它从其高处拉下来,以使它与自己行动如一”。 爱若热爱同层级的智慧,也能被提升,这一点可见于414节。

417.由于爱对应心,理解力对应肺,故上述内容可通过它们的对应关系得到证实。比如,理解力如何能被提升至自己固有的爱之上,甚至进入智慧;若这爱纯粹属世,又如何被它从其高处拉下来。人有双重呼吸,一为身体的呼吸,一为灵的呼吸。这两重呼吸可分可合。在纯属世人,尤其是伪君子身上,它们是分开的,但在属灵的诚实人身上,很少分开。因此,纯属世人和伪君子,若其理解力已被提升,因而属智慧的事物留在其记忆中,那么与人共处时,其言谈因着出于记忆的思维而显得很有智慧。但当他不与人共处时,就不再顺着记忆思考,而是顺着他的灵,因而顺着他的爱思考。他的呼吸同样如此,因为思维和呼吸对应运行。在前面已说明,肺部结构的特点是,它们既能通过心脏的血液呼吸,也能通过心脏外的血液呼吸。

418.人们普遍认为是智慧构成一个人。所以,当听到某个人的谈吐和教导很有智慧时,就以为这是他品性的反映。事实上,此时他本人也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当他在众人面前说话和教导时,其思维是基于他的记忆,若他是纯属世人,则其思维与其爱的表层,也就是对名利的渴求相一致。然而,同样是这个人,当他独处时,其思维就与其灵的内在之爱相一致,此时,他的想法不再智慧,有时甚至很疯狂。由此可见,判断一个人,不应凭他智慧的言论,而应凭他的生命,也就是说,不应凭他脱离生命的智慧言论,而应凭他与自己的生命相结合的智慧言论。我们所说的生命就是爱,爱就是一个人的生命,如前所述。

419.16)若它们一起被提升,爱或意愿会在理解力中被智慧净化。人生来所爱的,无非是自己和尘世,别的都不看在眼里,所以他心里不会考虑其它。这爱是物质和属世的,可被称为物欲。此外,天堂之爱在父母身上时就已和它分离,所以这爱也肮脏了。

人只有获得将其理解力提升入天堂之光的能力,明白他该如何生活,以便他的爱能和理解力一起被提入智慧,这爱才能从杂质中被分离出来。爱,就是人,通过理解力能看出哪些恶败坏玷污了爱,也能看出若他避开如罪的邪恶,并弃绝它们,就会爱上对立面,即属于天堂事物的一切;还能看到他借以避恶如罪并弃绝它们的方法。爱,也就是人,运用将其理解力提升入天堂之光、智慧源头的能力而明白所有这一切。然后,爱将天堂置于首位、将尘世置于次位,同时将主置于首位、将自己置于次位到什么程度,爱就会从其污秽中被净化并洁净到什么程度。或说,爱会被提升入天堂之热,与理解力所在的天堂之光结合,于是,一个婚姻被作成,这婚姻就是被称为善与真或爱与智慧的婚姻。

人人都能明智理解和理性看出,人避开并弃绝偷窃和欺诈到什么程度,热爱诚实、正直和公义就到什么程度;避开并弃绝报复和仇恨到什么程度,热爱邻舍就到什么程度;避开并弃绝通奸到什么程度,热爱贞洁就到什么程度,等等。

事实上,若不除去它们的对立面,人几乎意识不到,天堂和主在诚实、正直、公义、爱邻舍、贞洁,以及其它天堂之爱的情感中所存的分量。当对立面被除去时,人就逐渐进入这些情感,并由此认出并看到它们。此前,仿佛隔着一层面纱,诚然,这面纱也能将天堂之光传给爱,但由于爱并不在其伴侣,即智慧所在的层级,所以爱不接受它,甚至当理解力从其高处返回时,爱还会驳斥和责难它。然而,人却因着这一想法而得到安慰,即其理解力的智慧可用作获取名利的工具。然后,他将自己和尘世置于首位,将主和天堂置于次位。被置于次位的东西只有对他有用时才被爱,若无用,就被否认和弃绝,即便生前不这样,死后也必如此。由此明显可知,若爱或意愿和理解力一起被提升,它们就会在理解力中被净化。

420.类似情形也反映在肺中,肺动脉和肺静脉对应爱的情感,肺呼吸对应理解力的觉察和思维。心脏血液的杂质在肺中被净化,并以所吸入空气中的有益成分滋养自己,如前所述,这可从大量事实明显可知:

血液杂质在肺中被净化的事实,明显可见于以下现象:所流入的静脉血充满从食物和饮料中汲取的乳糜;呼气含有湿气,还有气味,能被别人闻出来;流回左心室的血量减少。

血液从所吸入空气中的有益成分滋养自己的事实,则明显可见于以下现象:田野、花园和森林不断散发出巨量气味和呼出物;地下涌出的水,以及河流和池塘含有各种大量盐份;从人类和动物发出的大量呼出物和臭气浸渍在空气中。

这些成分随着所吸入的空气一起流入肺中,这是不可否认的。所以,同样不可否认的是,血液从这些成分中汲取有益自身的元素。这类有益元素就对应爱的情感。在肺泡或肺的至深处,有大量细小的静脉,它们张开小口吸取这些有益元素。所以,流回左心室的血液就变成了鲜艳的动脉血。这些事实证明,血液将自身从异质成分中提纯出来,并以同质成分滋养自己。

血液在肺中净化和滋养自己的过程对应心智的情感,这一点尚不为人知。但在灵界,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因为天堂的天使只乐享对应其智慧之爱的气味,而地狱灵则只乐享对应与智慧对立之爱的气味。后者恶臭,而前者芳香。由此可见,世人的血液照着与爱之情感的对应充满类似物质。因为人的血液照着对应渴求,并通过呼吸汲取他的灵所爱之物。从这种对应关系可推论出,人,就其爱而言,若热爱智慧,会得到净化,否则,就被玷污。此外,人的一切净化,都是藉着智之真理实现的。而人的一切污秽,是由与智之真理相对立的伪谬造成的。

421.17)若它们没有一起被提升,爱或意愿会在理解力中并被理解力所玷污。这是因为,爱若未被提升,依然不洁(如419420节所述)。只要爱不洁,就会热爱那些不洁之物,即诸如报复、仇恨、欺诈、亵渎、通奸之类的行为。因为这些东西是它的情感,也就是所谓的欲望,而且它还弃绝属仁爱、正义、诚实、真理和贞洁的事物。至于爱在理解力中并被理解力所玷污的说法:当爱受这些不洁之物影响时,就在理解力中被玷污;当爱使得智慧成为它的奴仆,甚至滥用、歪曲、将杂质掺入它们时,爱就被理解力玷污。至于心或它在肺中之血的对应关系,已在420节予以详述,在此不再重复。只需将血液的净化换成血液的污秽,将血液被芳香滋养换成被恶臭滋养,就象天堂和地狱的各自情形。

422.18)爱在理解力中被智慧净化后,会变得属灵和属天。人生来属世,但是,若随着他的理解力被提升入天堂之光,他的爱也一同被提升入天堂之热,那么他就变得属灵和属天,就象伊甸园一样,既享有春天般的光明,也享有春天般的温暖。变得属灵属天的,不是理解力,而是爱。当爱变得属灵属天时,就会使它的伴侣,就是理解力,也变得属灵属天。爱通过照着理解力所教导和要求的智之真理生活而变得属灵属天。爱凭其理解力,而非它自己汲取这些真理。因为爱若非知道真理,就无法提升自己,它只有通过被提升和启示的理解力才能获悉这些真理。然后,它在实践真理时热爱它们到什么程度,就被提升到什么程度。因为知是一回事,意是另一回事。或,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有些人虽然理解和谈论智之真理,却既不意愿也不实践它们。所以,当爱将它所理解和谈论的光之真理付诸于实践时,就会被提升。

唯有凭理性才能看清这一点。既理解智之真理,也谈论它们,但在生活中却与之背道而驰,也就是说,意愿和行为都违背它们,这是什么样的人呢?爱被智慧净化,变得属灵属天,其原因在于:人的生命有三个层级,即所谓的属世、属灵和属天(对此,可见于本书第三部分),他能从一个层级升入另一个层级。然而,他的提升并非单单依靠智慧,还要依靠照着智慧的生活,因为人的生活就是他的爱。因此,人的生活与智慧相合到什么程度,他对智慧就爱到什么程度。而他的生活与智慧相合的程度取决于他从不洁,即罪恶中净化自己的程度;他越净化自己,就越热爱智慧。

423.爱在理解力中被智慧净化后变得属灵属天,这一事实无法通过它们与心肺的对应关系明显看出来。因为人无法看出使得肺保持在呼吸状态的血液之品质。含有大量杂质的血没法与纯净血区分开。而且,纯属世人的呼吸看上去和属灵人的一般无二。但是,在天堂却能分得一清二楚,因为在那里,每个人的呼吸都和爱与智慧的婚姻一致。所以,既然照着这婚姻能认出天使,那么照着他们的呼吸同样能认出他们。正因如此,人若没有这样的婚姻就进入天堂,就会感觉胸部剧烈疼痛,像垂死挣扎之人那样气喘吁吁。所以,这种人会一头栽下来,一刻不停地奔向与其有相似呼吸的同类。因着对应,他们有相似的情感,因而有相似的思维。

由此可见,属灵人的血液更纯净,有些人称其为动物精神(the animal spirit),它能被洁净到人拥有爱与智慧之婚姻的程度。这种更纯净的血液和爱与智的婚姻最为对应,又因为这血流入身体的血液中,故可知,身体的血液能被这纯净的血液净化。爱在理解力中被玷污之人的情形则与之相反。但是,就象我们前面说过的,人无法通过检查血液验证这一切。不过,他能通过观察爱之情感进行验证,因为它们与血液有对应关系。

424.19)爱在理解力中并被理解力玷污后,会变得属世、感官和肉体化。脱离属灵之爱的属世之爱和属灵之爱对立。原因在于,属世之爱就是爱自己和尘世,而属灵之爱则是爱主爱邻。对自己和尘世之爱向下向外观看,而对主之爱则向上向内观看。因此,一旦属世之爱脱离属灵之爱,就无法从人的固有本性中被提升上去,而是仍沉浸其中,甚至到了热爱它,并深陷其中的地步。然后,若理解力升上来,并通过天堂之光看到诸如属智慧之类的事物,属世之爱就会将它拉回来,将其与自身结合于它的固有本性中,在这里要么弃绝属智慧的事物,要么歪曲它们,要么束之高阁,等到获取名声时才谈论之。

由于属世之爱能照着层级上升,变得属灵和属天,所以它也能照着层级下降,变得感官和肉体化。它甚至会下降到热爱统治权的地步,当然不是出于爱有用的服务,而是出于爱自己。这就是所谓的魔鬼之爱。人若陷入这种爱,虽然其言行和受属灵之爱促使之人的一样,但他们如此做,要么是凭记忆,要么凭自行升入天堂之光的理解力。然而,他们的所言所行,好比表面亮丽,内里腐烂的水果;或好比外壳完好,内里被虫蛀空的杏仁。

在灵界,人们将这类言行称为幻相,利用这些手段的淫妇被称为塞壬(古希腊传说中半人半鸟的女海妖,惯以美妙的歌声引诱水手,使他们的船只或触礁或驶入危险水域)。她们用得体的服饰装扮自己,使外表美丽动人。然而,一旦幻相消失,她们看上去就象鬼,那些伪装成光明天使的人则象魔鬼。因为当人独处时,肉体之爱会将其理解力从其高处拉回来,然后人就照着他的爱思考,这时,他会站在自然这一面思想反对神,站在尘世这一面思想反对天堂,站在地狱的恶与伪这一面反对教会的真与善,因而反对智慧。

人能由此看出被称为肉体之人的本性。就其理解力而言,他们不是肉体的,但就其爱而言,则是肉体的。也就是说,当他们在人前谈论时,其理解力不是肉体的,但当他们在灵里自言自语时,则是肉体的。由于他们在灵里具有这种秉性,所以死后其爱和理解力都变得肉体化,这种灵被叫做肉体灵。在世时出于爱自己拥有强烈的统治欲,同时理解力又胜人一筹的人,这时,其身体就象埃及的木乃伊,其心智既粗劣又愚蠢。如今这世上有谁知道,这爱本身竟是如此性质呢?不过,还有一种出于热爱有用服务的统治之爱,但不是为了自己热爱有用的服务,而是为了公众福祉。人几乎难以将它们区分开,然而,这二者之别犹如天堂与地狱之别(两种不同的统治爱之别可见于《天堂与地狱》551-565节)。

425.20)被称为理性的理解力能力和被称为自由的行动能力依然保留。在264-267节,讨论了人的这两能力。人拥有这两能力,是为了他能从属世变得属灵,即能被重生。如前所述,正是人的爱变得属灵,即被重生。除非人凭理解力知道何为恶与善,因而知道何为真与伪,否则,这爱无法变得属灵,或被重生。当他知道这些事后,就能选择这一个或另一个。若选择善,就能藉其理解力知悉获得善的方法。获得善的方法已供应具足。知道和理解这些方法的能力出于理性,行出它们的能力出于自由。自由也是知道、理解和思考它们的意愿。

对所谓理性和自由这两种能力一无所知者,根据教会的教义,认定属灵或神学之事超越理解力,并且这类事只需相信,无需理解。这些人必否认所谓理性能力的存在。此外,根据教会的教义认定没人能自主行善,出于意愿行善并不能得救者,必出于宗教信条否认属于人的这两种能力的存在。所以,认同这些观点的人死后也会根据自己的信念被剥夺这两种能力。他们无法享受天堂自由,反而生活在地狱自由中;无法凭理性享受天使智慧,反而陷入地狱的疯狂。而且,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竟然声称这两种能力存在于作恶和思考伪谬之中,殊不知,滥用自由行恶就是被奴役,滥用理性思考伪谬则是非理性。

但是,必须清醒地意识到,自由和理性这两种能力不是人自己的,而是属于人内的主。它们既无法当成人自己的而被指定给人,也无法当成人自己的而被赋予他,而是一直属于人内的主。然而,它们永远不会从人那里被取走,因为没有这两种能力,人就无法重生,如前所述,也就无法得救。正因如此,教会教导人们,人无法凭自己思考真理,也无法凭自己行善。然而,由于人只会感觉是凭自己思考真理,凭自己行善,故显而易见,他应当持守这样的信念:他貌似凭自己思考真理,貌似凭自己行善。若他不这样认为,那他要么不去思考真理,不去行善,因而没有宗教信仰,要么凭己意思真、行善,从而将神性之物归于自己。人应貌似凭自己思考真理,行出良善,这一点可从《新耶路撒冷教义之生命篇》全文看出来。

426.21)属灵和属天之爱就是爱邻和爱主,而属世和感官之爱则是爱尘世和爱自己。爱邻就是爱用,爱主就爱致用,如前所述。这些爱是属灵和属天的,原因在于,爱用并出于对它们的爱致用明显不同于人的自我中心。人若从属灵的角度热爱用,就不会关注自己,而是关注自己之外的其他人,因为他关心的是他人的利益。对自己和尘世之爱与这些爱对立,因为他们不是为了他人而关注用,而仅仅为了自己。以这种方式致用之人颠倒了神性次序,将自己摆在主的位置,将尘世摆在天堂的位置。结果,他们背离主和天堂往后看,往后看就是看向地狱。有关这些爱的详细内容,可见于424节。

但是,人感受和觉察为了用而对致用之爱,并不象人感受和觉察为了自己而对致用之爱那样。因此,他也不知道自己致用是为了用还是为了自己。不过,他能明白自己避恶的程度,就是为了用致用的程度。只要他避开邪恶,就不是出于自己致用,而是出于主。因为恶与善对立,故人出离恶到什么程度,就进入善到什么程度。人不能既在恶中,同时也在善中,因为他无法同时侍奉两个主人。提及这些事是为了让人知道,尽管人无法凭感官觉察是为了用致用,还是为了自己,也就是说,这些用是属灵的,还是纯属世的。但他能通过分析自己是否将邪恶视为了罪而知道这一点。若视恶为罪,并因此避免作恶,那么他所致之用就是属灵的。当他因着厌恶的感觉避开罪恶时,就开始对为了用而对用之爱有敏锐的觉察,这是因为他在其中找到了属灵的快乐。

427.22)仁与信及其结合,和意与知及其结合相似。区分天堂的爱有两种,即属天之爱和属灵之爱。属天之爱就是对主之爱,属灵之爱就是对邻之爱。这两种爱的区别在于,属天之爱是对善之爱,属灵之爱是对真理之爱。拥有属天之爱者出于对善的热爱致用,拥有属灵之爱者出于对真理的热爱致用。属天之爱与智慧联姻,属灵之爱与聪明联姻。因为出于善行善是智慧的标志,出于真理行善是聪明的标志。是故,属天之爱行良善之事,属灵之爱行真理之事。

这两种爱的区别只能通过以下方式界定:拥有属天之爱者将智慧刻在自己的生命中,而不是记忆里,因此他们不谈论圣真,而是将它们行出来。而拥有属灵之爱者将智慧刻在自己的记忆里,因此既谈论圣真,也根据记忆的准则将它们行出来。由于拥有属天之爱者将智慧刻在自己的生命中,所以他们能即刻觉察所听闻之事的真伪。当问及真伪时,他们只回答是或不是。他们就是主所说的那些人: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马太福音5:37

因其秉性如此,所以他们不愿听闻有关信的事,并说:“信是什么?不就是智慧吗?仁又是什么?不就是行吗?”若被告知信就是相信不理解的东西,他们会转身离去,说:“这人疯了。”

他们就是居于第三层天的人,是最有智慧者。在世时通过远离如地狱的邪恶,并单单敬拜主,将所听闻的圣真直接运用到生活中的人,就具有这种性情。由于十分纯真,故在别人看来,他们就象婴孩。并且,由于他们从不谈论智之真理,言辞中也无一丝过人之处,所以看似愚人。然而,当他们听别人说话时,能从语气觉察出其爱的全部性质,从言辞觉察出其理解力的全部性质。具有这种性情的人是那些通过主拥有爱与智慧的婚姻之人。他们和前面提到的天堂国度的心脏区域有关。

428.然而,拥有属灵之爱,也就是爱邻者,刻在生命中的并非智慧,而是聪明。因为出于对良善的情感行善是智慧的标志,出于对真理的情感行善是聪明的标志,如前所述。这些人也不知道何为信。当提及信时,他们理解为真理,当提及仁时,他们理解为行出真理。当被要求一定要相信时,他们称之为空谈,并问:“谁不相信真理?”他们说这话,是因为他们在自己的天堂之光中看见真理。因此,要他们相信看不到的东西,他们要么视之为无知,要么视之为愚蠢。具有这种性情的人是那些构成前面提及的天堂肺脏区域的人。

429.但是,拥有属灵-属世之爱者,刻在生命中的既非智慧,也非聪明,只是出于圣言的某种信的元素,不过,这信的元素已和仁结合在一起。由于这些人不知道何为仁,也不知道他们的信是不是真理,所以他们不能住在天堂中拥有智慧聪明者中间,而只能住在拥有知识者中间。然而,这种人也做到了避恶如罪,故居于天堂的最外层,那里的光就象夜晚的月光。

而那些未执著于未知之信,同时拥有对真理的某种情感之人,会接受天使的指教,并根据他们接受真理的程度,以及照此的生活而被提升入拥有属灵之爱、因而拥有聪明者所在的社群。这些人变得属灵,其余的则依然属灵-属世。不过,照着从仁分离之信生活者,则被驱逐出去,被赶到沙漠中,因为他们没有任何良善,因而没有善与真的婚姻,凡在天堂者皆有善与真的婚姻。

430.本部分有关爱和智慧的所有论述都适用于仁和信,只需将属灵之爱理解为仁,因而将聪明借以存在的真理理解为信。无论所采用的术语是意愿和理解力,还是爱和聪明,都一样,因为意愿是接受爱的器皿,理解力是接受聪明的器皿。

431.对此,我要补充一个值得注意的经历:在天堂,出于对用之情致用的所有人,都因着他们的团体生活而比别人更智慧,更快乐。对他们而言,致用就是在各自的职业工作中行事诚实、正直、公义、忠诚。他们将这一切称为仁爱,将属于敬拜的纪念活动称为仁爱的标志,将其它事称为责任和义务。他们还说,当人诚实、正直、公义、忠诚地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时,就体现和维护了整体的利益,这就是所说的“在主内”,因为从主流入的一切皆为用,这用既从部分流入整体,也从整体流入部分。那里的部分就是天使,整体就是天使所在的社群。

上一篇:5.3 意愿对应心脏,觉知对应肺脏

下一篇:5.5 受孕时的人之最初形态及其性质

 
首页 | 著作简介 | 主要著作 | 四部福音书注解 | 研究文集 | 要理问答 | 生平经历 | 音频资料 | 视频资料 | 我要留言 | 联系我们
 
联系人:一滴水 联系方式:13563498755  微信号:ljh13563498755  电子邮件:ljh13563498755@163.com
史威登堡著作中文网版权所有 © 201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